您的位置 首页 暮蝉鸣泣时

【心得】截至第八话对暮蝉鸣泣时 「业」的推理,本次轮回的主题是…?

ヱリカ防雷线ヱリカ防雷线ヱリカ防雷线ヱリカ防雷线ヱリカ防雷线ヱリカ防雷线ヱリカ防雷线ヱリカ防雷线ヱリカ防雷线ヱリカ防雷线ヱリカ防雷线ヱリカ防雷线ヱリカ防雷线ヱリカ防雷线ヱリカ防雷线ヱリカ防雷线ヱリカ防雷线ヱリカ防雷线ヱリカ防雷线ヱリカ防雷线ヱリカ防雷线ヱリカ防雷线ヱリカ防雷线ヱリカ防雷线ヱリカ防雷线ヱリカ防雷线ヱリカ防雷线ヱリカ防雷线ヱリカ防雷线ヱリカ防雷线
 
龙骑士07的作品中住住会存中一个「芯」连系整个系列,比如海猫中的「爱」和「战人的罪(遗忘)」
哪么这一次的暮蝉鸣泣时 的「业」到底是甚么?
我先假定一下这次的主题正如Opening -「I believe what you said」一样是「信任(相信)」,作出鬼骗篇和绵骗篇的以下推理
 
鬼骗篇:
礼奈因仙人跳两人组而发病
614日杀死二人组
6月15日埋尸时遇上K1,怀疑K1识破自己
因为K1的说话怀疑富竹调查自己
在绵流当晚礼奈把富竹杀死埋尸
礼奈听到电话内容,认为K1背叛了她
K1因为梨花的说话选择「相信」礼奈
礼奈L5病发
K1反击时误杀礼奈
K1 L5病发死亡

和鬼隐篇最大的不同是鬼骗篇中K1选择「相信」礼奈,因为不相信同伴而把同伴用球棒扑杀,这就是K1在鬼隐篇中的「业」,而在鬼骗篇中K1把这个「业」做了个了结
但我们都知道这个故事最终要被「业」审判的人不是K1
接下来再推理绵骗篇的剧情
魅音在绵流篇中她甚么也没有做,所以她最大的「业」当然是她「甚么也没有做」
作为双子的她没有去了解另一位的心情,没有去作出任何拯救诗音的行为
没有去「相信」诗音是魅音在绵流篇中「业」
 
所以在绵骗篇的剧情应该是:
一开始的角色没有交换,全部都是魅音
四只小猫进入祭具殿,我相信是梨花安排了园崎家的人驱散了三四和富竹
魅音知道K1和诗音进入祭具殿,魅音选择「相信」诗音,完成她在绵流篇没有完成的责任
魅音假扮诗音打电话给K1
魅音安排诗音假扮自己,为了保护K1和诗音,魅音自己暗中分别调查绵流的黑幕
诗音暗中把御三家全灭(村长、鬼婆、梨花)
这时在学校的是诗音
魅音为了保护K1把K1带回本家
同时诗音把沙都子带回本家照顾
直至现在,魅音也没有任何发病
魅音发现了诗音暗中把御三家全灭,混乱之中沙都子或是魅音把诗音推下古井误杀诗音
魅音保护沙都子,两人被山狗所杀
 
在绵骗篇中魅音以未来当家的气势把绵流篇中「业」了结
但这个故事最终要被「业」审判的人也不是魅音
 
在旧版中,梨花等人以对同伴的「信任(相信)」和奇迹一样的运气把轮回结束
但这份「信任(相信)」正正是引发这一次新轮回的「业」
有想过为什么明明K1和魅音已经对同伴贯彻了「信任」,但结局还是BADEND?
这是因为他们没有把believe(信任)中的lie(骗)弄清
他们只是盲目地信任同伴,明明是在最贴近同伴的距离去感受,但虽因为信任而弄不清真实
所谓的信任(believe)是建基在欺骗(lie)之中,正因为是同伴所以才会去怀疑,正因为信任所以才会去弄清事实
说到底lie(骗)只是未完整的believe,鬼骗篇和绵骗篇的主题也是如此,如果K1真正信任礼奈应该会发现礼奈的不对劲,魅音也应该知道诗音多年来的压力,所以标题中的骗除了是暗示believe中的lie(骗),这是说明主角群欺骗自己不作更进一步的信任
而本次暮蝉鸣泣时 要被「业」审判的人,想当然也是梨花(虽然我很想说是沙都子)
她的「业」就是进度的「自信」和对同伴不完整的「信任」
她「自信」自己碰到的是鬼隐篇和绵流篇而错误行动
在长大后的她,因为对沙都子(OP 中的国中生?)不完整的「信任」而失去了这个同伴
相信自己比任何人都了解沙都子,一直「信任」着自己所知道的沙都子
但其实真正的沙都子已经自己所相信的印象相差甚远
而这份歪扭而且失去逻辑的「信任」最终产生了惨剧
所以梨花必须回去过去,回到那孩子还存在的过去,回到那个和同伴一起战斗的过去
但假若梨花一直弄不清回到过去的原因,她将会陷入不断的轮回之中
这就是对古手梨花的「业」的审判
 
にぱ〜みぃ〜みぃ〜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3楼猫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3loumao.com/7156.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