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鬼灭之刃

【心得】交响乐演奏「鬼灭之奏」内的原创剧情翻译(涉及少许电影剧情

昨晚去听了交响乐后至今心情仍不怎平复(殴)

此次演奏会是中途会穿插原创对话(主公聆听各种报告),用有点像是倒叙法的方式来回顾整个电视动画第一期的剧情并逐一演奏作中曲子。
目前官方正开放在线付费直播影片回顾,期限至11/23。有兴趣且荷包允许可从这里(日文)去购票。

下面正文
======
为阅读上的美观,说话的人都只会以一个字显示。我尽量挑了一看便了解的,若还是有认不出的人物请跟我说XD
全部出场人物:产屋敷耀哉、胡蝶忍、富冈义勇、最终选拔的白发&黑发、鎹鸦(松右卫门)、啾太郎、炼狱杏寿郎、产屋敷天音

〈第一幕〉
忍:主公大人,您叫我吗?
耀:嗯,谢谢妳跑一趟,忍。
耀:炭治郎他们出发前往无限列车的任务了吗?
忍:是的,就在不久之前。
忍:那几个人真的,直到最后一刻都很吵闹呢。

耀:希望他们能顺利跟杏寿郎会合。
忍:说得是啊。
忍:前些日子,我目送炼狱先生出发时,他似乎有点在意灶门的事。
忍:炼狱先生是个温柔的人,所以我想他一定能接受他们,并且指点迷津。

耀:是啊。
耀:而且,炭治郎他们前去运行任务,或许蝴蝶屋的大家会感到寂寞呢。
忍:说得也是呢,但是这并非永别。
耀:嗯。
耀:他们来到鬼杀队本部后隔了阵子──
耀:便经历了那田蜘蛛山的战斗,但却没有受挫,而是扎实训练,学会了「全集中‧常中」。
忍:是的,我觉得他们三人都非常努力。
忍:尤其灶门更是率先受训,并且还拉了其他两人一把。
忍:想要让变成鬼的祢豆子变回人类的那份温柔,以及为此誓要讨伐鬼舞辻的那股强大。
忍:在灶门身上,我感受到与其他人些许不同的志向。

耀:与其他人不同吗……原来如此。
忍:请问怎么了吗?
耀:以前,义勇也曾像这样谈起炭治郎。
耀:我想起那个时候的事了。
忍:富冈先生吗……
耀:我记得那是距今几年前──
耀:义勇自某个任务归来的夜晚所提到的。

义:主公。
耀:是义勇吗?进来吧。
义:遵命。
耀:你可回来了。
耀:那么,关于谣传一到夜晚就会有鬼出没的城镇──
耀:义勇,告诉我你所看到的吧。
义:传闻来自镇上男性讲的无趣往事,然而城镇邻近的雪山里确实有鬼的痕迹。
义:住在山上的一家子全数遭到杀害──但是有生还者。

耀:哦?
义:是个戴着像是花牌耳饰的少年,名叫灶门炭治郎。
义:还有他的妹妹,灶门祢豆子。
义:妹妹被变成了鬼,但是看到她为了保护哥哥所采取的一连串行动,我判断她不会袭击人。
义:目前,我已让他们前往我的「培育师」鳞泷左近次的所在地。

耀:谢谢你,义勇。这件事非常有意思。
耀:但是你指点他成为猎鬼剑士,是因为有想到什么吗?
义:……
耀:跟我说说那对兄妹的事吧。

〈第二幕〉
白&黑:主公大人。
耀:啊,是你们啊。
耀:这次负责带领最终选拔,辛苦你们了。
耀:有五个人活下来,非常优秀呢。
白:是。
耀:但是,你们没事吧?
耀:我从鎹鸦那边得到的报告指出,你们和最终选拔的合格者似乎因为日轮刀的配给而起了点冲突。
白:确实有发生那样的事……
黑:但是有另一位合格的少年出手制止了。
黑:是一位戴着像花牌耳饰的少年。
黑:那位少年使用「水之呼吸」突破了此次的最终选拔。

耀:是灶门炭治郎对吧。
白&黑:是。

〈第三幕〉
忍:原来如此。
忍:这也就是说,主公大人从很早之前──

耀:嗯,关于炭治郎和祢豆子,我已听过好几次报告。
忍:也有收到鳞泷先生寄来的信呢。
忍:这样听下来,让我再次感觉到灶门和祢豆子由坚固的兄妹牵绊联系着呢。

耀:炭治郎和祢豆子相互扶持,有时还能并肩作战。
耀:或许正因为是那两人,才能毅然决然地向前迈进、对抗敌人呢。
耀:浅草的任务也是其一。
忍:浅草──是灶门遭遇鬼舞辻无惨的任务吧。
耀:为了摆脱炭治郎,无惨将无辜人士变成了鬼。
耀:不仅如此,无惨为了除掉炭治郎,还派了两只能施展强大血鬼术的鬼前去追杀他。

〈第四幕〉
鸦:嘎──!嘎──!
啾:啾!啾啾啾!
鸦:在此向主公大人禀报!禀报!嘎!
耀:哎呀,你们是炭治郎和善逸的──
耀:怎么了吗?
鸦:灶门炭治郎、我妻善逸、嘴平伊之助,以上三名──
鸦:讨伐鼓房屋里的鬼,正于藤花家纹的家中休息!嘎!
耀:谢谢通知。
耀:看来我的孩子们做得很好呢。
啾:啾啾!
鸦:承蒙主公赞赏,不胜感激!
耀:你们应该也累了吧?稍微休息一下吧。
鸦:嘎!希望主公大人能再多听听灶门炭治郎的活跃!
耀:你愿意跟我说吗?
鸦:主公大人称赞炭治郎,我也能更骄傲!嘎!
啾:啾啾啾!
耀:这么说也是呢──
耀:那就告诉我关于你们在鼓房屋内所看到的事吧。

〈第五幕〉
义&忍:主公大人。
耀:请进。
义&忍:遵命。
耀:抱歉呢,义勇、忍。
耀:柱合会议后还要让你们抽时间。
耀:让我再次致谢,那田蜘蛛山的任务辛苦你们了。
忍:谢谢您。但是,这次的任务让许多队士丧命了。
义:想要杀鬼,就需要一定程度的觉悟与锻炼。
义:何况要是遇上十二鬼月,普通队士根本无法对付吧。

忍:存活下来的人,有义务将被托付了的意志传递下去。
忍:我是这么想的。

耀:嗯,说的没错呢。
耀:──接下来,关于那田蜘蛛山,我想听听两位的报告。
耀:我想,两位正因为有亲临现场,才能说明一些事。
忍:我知道了。
义:如果是要报告在那田蜘蛛山亲眼见到的事……
义:特别需要提起的便是下弦之伍──名叫累的鬼。
义:以及向累挥下了刀刃的鬼杀队士,灶门炭治郎──

〈第六幕〉
耀:就这样,我透过各种形式听闻了关于炭治郎的事。
耀:那个少年为了替家人报仇、让妹妹变回人类,投身踏入严苛无比的命运。
耀:就算他在哪里受到挫折、一决不振,也不会有人责怪他吧。
耀:炭治郎所背负的就是如此沉重,且充满绝望。
忍:但是,灶门没有放弃,没错吧?
耀:是啊,炭治郎无论何时都不放弃,不会受挫;总是向前迈进,倒下了也会立即站起来。
忍:我觉得灶门的内心非常美丽,尽管那份温柔对我来说太过耀眼了点。
忍:既然以鬼杀队的一份子上场战斗,在运行任务时应该也受过伤吧,搞不好还折断过刀。
忍:但是我想,无论是怎样的鬼,都无法令灶门感到挫折。
忍:因为他有一同并肩作战的可靠伙伴,以及祢豆子这么一个无可取代的存在总是在旁支持着他。

〈第七幕〉
耀:超过四十人下落不明的地点,无限列车。
耀:炭治郎他们所前往的,是鬼潜伏的黑夜,但是──

耀:这个无限列车的任务可以交给你吗,杏寿郎?
杏:那是当然。
杏:本人炼狱杏寿郎,定会圆满达成任务!

耀:谢谢你。
耀:等你回来后,再跟我说这趟旅途的内容吧。
杏:是!

耀:黑夜之中,将会点起焰火。
耀:那份光明,想必会为他们照亮路途吧。
天:主公大人。
耀:嗯,我知道。
耀:那么,看来是时候了。
耀:希望接下来的故事──
耀:可以等炭治郎和杏寿郎一同自任务归来后,亲口告诉我──

======
最后的最后冷不防被官方捅了一刀啊(咳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3楼猫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3loumao.com/697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