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栉田与南云的秘密接触──第14卷揭破第9卷的秘密

栉田与南云的秘密接触──第14卷揭破第9卷的秘密
 
一直以来坊间对实教第九卷,有贬有赞,最主要就是围绕其剧本难以解释──为何绫小路,要和栉田签下每月献上一半点数的「卖身契」呢?这点连堀北铃音也忍不住吐槽,认为这合约是愚不可及;路哥真的是为了确保栉田不作背叛班级吗?是为了救一之濑吗?真的是为了回应坂柳的挑战吗?还是为了散播自己喜欢轻井泽的谣言吗?有关这个问题,一直引来不同的解读,以至不少人认为第九卷是败笔,然而随着第14卷(23卷)的一段短对话,却可以确认了第九卷隐藏剧本的真相,就是栉田在第九卷接触南云,最终被拒绝了--这个答案,当可确认第九卷路哥真正目的。
 
23卷末段,天泽一夏揭破栉田的秘密:「比如说是,好像是想要拉拢南云学生会长,但是却被拒之门外之类的。」(たとえばそうだなぁ。南云生徒会长に取り入ろうとしたみたいだけど、门前払い食らった话とか。);当然,这段对话没有说清楚,究竟南云是何时拒绝栉田的;既有在坂柳见到当日,即场被南云拒绝的可能,亦有事后拒绝的可能,然而最重要的问题,是为何南云会拒绝栉田呢?

自第5卷路哥与堀北学赛跑,第7.5卷被南云试探,第8卷被南云向桥本揭破路哥的重要性以来,南云一直都不断在为路哥找麻烦;既然一直想要路哥退学的栉田,在第9卷时秘密接触南云,为何南云不利用栉田呢?这不是很奇怪吗?为何南云竟然会拒绝栉田呢?
 
由于第九卷之中,作者故意采取非顺序的写作手法,于是很少人留意到一点,就是路哥致电栉田,决定采取以谣言破谣言的战术,其实是与堀北学致电路哥,通知栉田接触南云的同一日,而且是即时就约栉田上房密会。少了时序与迫切性,加上作者故意不提,大家就自然忽视了原来全个计划,都是围绕栉田而成,而非其他理由。
 
A.   收买栉田的计划,是何时想出来的?
路哥接到堀北学电话的时间点,是写于第9卷第5章《一之濑的秘密、神室的秘密》,于211日星期五的放学后。作者提供了时间:放学后,回家社返回宿舍的时间点,在宿舍大厅遇到人群,正在讨论信箱内有关一之濑谣言的单张;路哥在目击事件之后回宿舍,然后被A班的神室真澄尾随回房;神室在路哥房内,揭破一之濑曾偷窃的秘密,然后为取信路哥,离开了路哥的房间,假装前往偷窃啤酒,根据作者提供的时间,离房时间约有10分钟再回房,然后才离开路哥的房间。
 
然后作者又轻轻一提路哥「拿着学生证与手机离开房间,前往超商」──目的是去确认超商内的啤酒的有效日期(以确定神室手上的啤酒是何时偷的),然后在半路收到了堀北学的电话──由放学到回宿舍,与神室的交谈,以上述的内容估计,应该在一两小时之内,就已经收到了堀北学的电话。
至于路哥何时致电栉田呢?要看第9卷第8章《所有的策略》,日期写明是同样是211日星期五──信箱被投入写上一之濑是罪犯信件的那天,而时间则是「傍晚」,而且是为于「神室来接触我」、「我决定对坂柳的战略先做准备。我为了执而在傍晚打给某个女学生,请她来我房间。」

这句「决定对坂柳的战略先做准备」表面上,表面上的理由是回应坂柳;但实际上,却含有深层次的意义──要决定对坂柳的战略,即代表路哥已确认其战略;而要确认其战略,则必须在确认超商啤酒的有效日期,知道原来神室手上的啤酒,是开学时那一罐,是由坂柳提供的一罐,而非即场前往超商偷窃的一罐;因此,可确定致电栉田的时间,不早于路哥在超商亲身确认啤酒之后,亦即肯定在「前往超商」接到堀北学电话之后的事情。
 
留意了不?路哥是几乎在接了堀北学电话之后,就立即就作出了联系栉田去请她来自己的房间。时间点是傍晚,就在接到电话,去完超商确认啤酒有效日期之后!在此之前,路哥还在自言自话,未曾决定要帮助一之濑──「话虽如此,她真是提了个麻烦的问题。先把一之濑的问题放着不管好像才是上策。
 
虽然之后补充了一句:「不对……好像也不能这么断言吗?」「 倒不如说,说不定利用这个机会也是一种办法。」──但如何利用呢?当时路哥仍未定案,就出发前往超商了,然后就接到了堀北学的电话,然后就突然想到联系栉田去房间,再想出以一半收入来买栉田所知的秘密,找桐山来散播谣言的计划了。
 
. 栉田向南云说了些甚么?

堀北学通知路哥 1. 『栉田桔梗接触了南云雅。』2. 『这是桐山(副会长)的消息。』3.  『她去求助让堀北铃音退学。还真是做出了大胆的行动。』 4. 栉田说你的存在也很棘手。』──从这4点清楚可见,桐山能够听到栉田在南云面前,攻击路哥的对话内容,亦反过来,南云应清楚知道桐山得知了这段对话。

而更重要的,是这段对话清楚指出了,栉田已对南云作出明确要求,要让崛北铃音退学──不止是初步接触,不止是栉田对坂柳所说的「想加入学生会」,而是明确提出要求,要合作令堀北铃音退学。

 
亦因此,我们可以反过来推断──栉田应或多或少,把自己的特长向南云告知──否则她有何利用价值可言?甚至栉田为取信于南云,很可能把为何要令铃音退学的理由,也一并告诉南云(当然,份量由她自己调节)。
 
C.   路哥找栉田的真义,栉田与南云的合作基础
 
就在堀北学致电路哥的那章,作者在章末最后一句,写了一句似有所指的说话:「总之,我如果要尽早阻止火苗燃起,就有及早制止的必要。」(ともかく降りかかる火の粉、それをいち早く阻止するには先手先手が必要になってくるだろう);如今读来,就可见到作者早在章末,已留了清楚的提示。

究竟所谓「及早制止的火苗」是甚么?当然就是制止栉田与南云二人的合作了──反之掌握栉田的底细,或者救一之濑,这些都和「尽早阻止火苗」无关。

 
另一个线索甚至留得更早,早在第9卷第2章《学生会长的意向》末段,坂柳目击栉田前往学生会,而栉田自称考虑要参选学生会之后,坂柳留下了一对独白:
 
「假如栉田知道绫小路清隆背后的真正面貌,且双方有合作关系的话,这样也会出现了她是为了刺探南云而被送来的可能。」

这句说话,更是说给读者听,在第三者,特别是南云的视野,是会如何想栉田的。在读者的「上帝视野」,当然知道栉田与铃音及路哥之间,是水火不容;然而对学校其他人来看呢?就是同班同学。连坂柳都会想到,栉田可能是为了刺探南云而来,那么南云又会怎么想呢?不会对栉田提防吗?不会担心栉田只是演戏,是为了帮助堀北与路哥吗?这就是作者故意制造出来,大家对栉田与南云之间关系的盲点了。

 
D.   路哥如何反利用栉田,来破坏栉田与南云的合作
 
同样第9卷第8章《所有的策略》,章末就记载了路哥如何利用桐山来散播谣言,就收了轻井泽的情人节礼物,与日和在图书馆见面后,路哥就找了学生会副会长桐山,以帮助一之濑的名义,来要求帮助。
 
桐山在最初拒绝,其理由正是「然后你是叫我从我的手机写进谣言吗?我根本不会有半点好处。」」、「要是被人知道讨论区内的谣言是我写的,那才会是大问题。我不只会受到校方的惩罚,也可能被南云解除副会长的职责」──桐山害怕的,就是校方可以追查到其手机,是散播谣言的源头。(而从南云事后的反应,不信任桐山的反应,以至一再显示知道桐山与路哥的合作的反应,可估计到南云就是因此识破这点)
 
然而路哥却揭露堀北学已告知,桐山向其报告了栉田一事,以及质疑桐山不敢反抗南云,是背叛了堀北学,来威胁桐山帮忙;最终桐山屈服了,其理由即为,即使南云发现了,由于谣言源头是栉田,是栉田通知绫小路,而绫小路借桐山来做,那么一旦南云指控桐山,桐山即可反咬南云一口,指救一之濑完全是由南云所计划做,因此南云最终哑子吃黄莲,即使明知是绫小路与桐山在背后拉线,也完全不敢声张,不能就此追究桐山责任了。
 
E. 结论──利用栉田自己,来破坏栉田的阴谋

在第9卷第9章《回归》,作者写出南云知道路哥涉及这次谣言作战──
「他在某处掌握到我有插手这件事情。」(オレがこの件にかかわったことをどこかで掴んでいる。)──从甚么地方知道的呢?

 
由于路哥表面上是「喜欢轻井泽谣言」的受害者,南云不应该知道路哥插手才对;由于栉田收了路哥的钱,又同时曾经找南云合作,栉田不可能把同时找双方合作的事,告知南云,因此南云最有可能的线索,就是来自谣言出处的手机了──桐山的手机。
 
谣言来自栉田,手机来自桐山,那么怀疑绫小路,就变得理所当然了;亦因此,绫小路利用与栉田本身的协议,成功破坏了南云与栉田将来合作的关系,成功令南云认为,栉田是路哥与堀北,派去刺探自己的间谍。

作者似怕读者看不明白,在第10卷的第1章,又借南云的口再写了一次:「一之濑的诽谤中伤。为了转移那些话题,把各种学生的谣言写入讨论区上的那起事件,到底是谁做的呢?」

 
『这些话彷佛是在试探我。不对,或者就像是在说自己已经识破了真相。』──路哥的独白,正说出南云「识破真相」──即利用桐山与栉田的「真相」,在南云眼中,栉田已被视为路哥的人。

亦因此早在第9卷第7章《暧昧不清的事情》,早在218日星期五,路哥再与堀北学通电,堀北学问了句:「栉田的事情没问题吗?」,而路哥即回复:「那件事情解决了。」──栉田不知道路哥知道南云的事,因此不访防的与路哥合作;南云不确定路哥与栉田的关系,却将发现栉田消息,由桐山传谣言的情况,那么结果当然只可能是一个,就是完全封杀了栉田与南云将来的合作机会。
这就是为何这卷之后,不再有栉田与南云合作的消息;而终于去到第14卷(23卷),终于从天泽口中,传出栉田被南云拒之门外的证据。原因就是整个第9卷的谣言攻谣言的操作,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封杀栉田与南云的合作,

9卷第7章《暧昧不清的事情》,坂柳甚至又说了句:「不过,我好奇的只有你为什么会打算保护一之濑同学」──救一之濑,回应坂柳,放自己爱轻井泽的「谣言」,全部都是次要目标,而主菜一直都是封杀栉田;由于坂柳不知道栉田与路哥的真正关系,甚至曾怀疑栉田是路哥派去南云的卧底,因此根本没有想过,这是针对栉田的计划。

因此第9卷所隐藏的剧本,就是绫小路为了阻止栉田与南云合作,以付出一半点数来收买栉田,以栉田的谣言,去破南云的谣言,再反过来离间二人的操作;作者却故意不写明,把故事隐藏在其他理由之中,好处是引人入胜,坏处就是多数人都看不懂。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3楼猫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3loumao.com/6960.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