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兵烽决》雪之狼

    先讲结论,雪之狼就是韶无非

一、色狼论

    最早提到狼,是韶无非听到登徒子之论,「登徒子跟狼一样,都被误会很深,世人总说色狼、色狼,其实狼对男女分际十分严谨,更非好色的动物。」(兵烽决11集)

    月无缺有养狼,他也同意韶无非所言,只是韶无非提到色狼一直看着他,似乎别有含意,这是韶无非与月无缺第一次就狼的话题交流。

    接下来此段编剧很明确的意有所指了。

    在月无缺将琴心所做之饼与狼分食,琴心动怒时,月无缺这样回答:「不必愤怒,这群狼对我而言,比人类更知心知意,更如我的兄弟与手足,我的一切,都会与牠们分享。」

    琴心口是心非的讲:「与狼共舞吗?」

    「我知道你想说的是──引狼入室吧!」

    月无缺讲出他对狼的看法,他认为「狼是世上最忠贞的伴侣」,回扣韶无非的〝色狼论〞,此话不止琴心,躲在一旁的韶无非也有听到。

二、月无缺对狼的信任

    月无缺何时知道韶无非是雪之狼?

    「他之胸口?」

    当时月无缺正在跟后狨对掌,脱口而出这句话,很多人误会他是看后狨的胸,其实他看的是雪之狼。

    第13集雪之狼找上月无缺,〝正巧〞韶无非赶来,反倒韶无非先出手制敌,雪之狼欲逃之时,月无缺出了一剑,那剑击中的就是胸口。

    月无缺已经知道这次出手的雪之狼,跟上次拦截他不是同一人,上次假扮雪之狼是涵秋影,韶无非抢先出手,是怕涵秋影露馅。

    所以这次打假的雪之狼,他是这样说:「在玉人来看,是他,也不只是他。」

    月无缺对雪之狼是谁心知肚明,但凭着他对狼的信任,他愿意给韶无非一次机会,他一再强调:「月无缺最痛恨者──欺骗、背叛!」

三、韶无非的抉择

    韶无非是雪之狼,方能理解为什么他追求「永远不需要为了自己的认同道歉,可以挺胸说出我是谁,而不会招来任何奚落与歧视。」

    雪之狼,在御脉连名字都不配拥有的人,只因他是混血,就饱受歧视,如果不是僰君,他可能早就死在众人的欺凌。

    在月无缺将性命交付给他时,他脱口而出:「今生,第一次这样被人信任。

    此话,已预示他的选择。

    他不会背弃僰君,也不能辜负月无缺,所以他决定──一肩扛起。

    他会把月无缺身上的僰君之魂引渡自身,既帮助月无缺,也还了僰君之恩,在月无缺意识朦胧之际离开他。

月光如何阑珊 这夜如何漫长
而谁又将 故事写在纸上
预知的梦 又将是谁的劫难
面对着宿命 我无力抵抗

竹林如何摇晃 这风如何张扬
而谁又在 天涯尽头相忘
世家落难 名利何时能看穿
我继续隐藏 面对你的心慌

我不闯荡江湖 江湖却惹我一身伤
我不眷恋武林 武林却令我沧桑

为何义无反顾的人 总在远方

于是我远走他乡 缘分却紧握不放
风中恩怨跌宕 爱转了几道弯
你一个眼神啊 要多少纠缠
我身后的风景啊 多少过场

于是我远走他乡 缘分却紧握不放
刀落下的地方 我心特别地软
红尘一弹指啊 就如梦一场
今夜等你到微凉 泪数过往

    以为编剧会这样就放过他们吗?

    「彼时,我们以琴演武、以武争花,却不知争的,原是生命最扭曲的恶意。」(兵烽决第6集)

    就算解决僰君的问题,韶无非身上还有戾祸的封印,风月主人一定处心积虑让戾祸破封,一旦破封,两人依然终将一战。

    而和者跟愈者身旁的两位小童,既名荼然和荒靡,合起来就是荼靡,是韶无非映射的花名,况且韶无非的症状跟两位小童颇相似,绝非巧合,想必联结戾祸的封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3楼猫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3loumao.com/6729.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