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Fate/Grand Order

【心得】真实趣闻!试论三国志中的邪马台王国

欢迎来到本C的历史教室
配合新章节,讲点故事,建议点个生鱼片定食+日本酒,再继续浏览或抽卡,我会说为什么
在西元三世纪,仍是日本的上古与神话时代
邪马台王国和卑弥呼女王不出自日本人自己的纪载,
反而是中国史书《三国志》,〈魏志·乌丸鲜卑东夷传〉(魏志倭人传)
古日本有派使者前来,而留下相关纪录
倭人在带方东南大海之中,依山岛为国邑。旧百余国,汉时有朝见者,今使译所通三十国。
→在曹魏的邪马台以前,古日本─性质比较接近部落联盟
更早还派人出使东汉,而得到光武帝刘秀赐予的汉委奴国王印
这枚金印在18世纪末出土,由福冈市博物馆收藏
各位看,博物馆「二重证据法」的印证材料还是汉书、后汉书及三国志
图片来源:
「其南有狗奴国,男子为王,其官有狗古智卑狗,不属女王。自郡至女王国万二千余里。」
→在日本列岛,只有一个南方的狗奴国不臣服于卑弥呼,首领为男性。
男子无大小皆黥面文身。自古以来,其使诣中国,皆自称大夫。夏后少康之子封于会稽,断发文身以避蛟龙之害。今倭水人好沉没捕鱼蛤,文身亦以厌大鱼水禽,后稍以为饰。诸国文身各异,或左或右,或大或小,尊卑有差。
→当地男性有纹身的习惯,使者自称大夫,中国上古也有剪短发和刺青习俗,想法是为了躲避水祸
但后来中原的纹身习惯渐渐减少,认为是野蛮文化,周朝只剩南方、长江流域还保有
(《左传‧哀公七年》:仲雍在吴,断发文身,裸以为饰 。)
(《礼记·王制》:东方曰夷,被发文身,有不火食者矣。)
(《越绝书・外传本事》:「越王勾践,东垂海滨,夷狄文身。」)
(《墨子・公孟》:「越王句践,剪发文身。」)
也就是说邪马台王国的文化习惯,和东周东南方的吴越,仍有高度相似性。
其风俗不淫,男子皆露紒,以木緜招头。其衣横幅,但结束相连,略无缝。妇人被发屈紒,作衣如单被,穿其中央,贯头衣之。种禾稻、纻麻,蚕桑、缉绩,出细纻、缣緜。其地无牛马虎豹羊鹊。兵用矛、楯、木弓。木弓短下长上,竹箭或铁镞或骨镞,所有无与儋耳、朱崖同。倭地温暖,冬夏食生菜,皆徒跣。
→服饰习惯:男子用横幅为衣,上下接束相连,几乎没有缝隙。女子的衣着如被单,中央开一洞探出头,披头散发并打赤脚。
→依照武器描述,当时大概不会有Saber职才对,铁器可能出自外地(朝鲜半岛)。
→再配合前面的「有千余户,无良田,食海物自活,乖船南北巿籴。」「好捕鱼鳆,水无深浅,皆沉没取之。」
这边的生菜指生冷食物,不限定植物,农产不太发达,多捕鱼,等于当时日本人就习惯吃鱼脍(沙西米)了
其俗举事行来,有所云为,辄灼骨而卜,以占吉凶,先告所卜,其辞如令龟法,视火坼占兆。其会同坐起,父子男女无别,人性嗜酒。
→和商朝一样,会烧灼卜骨来预测吉凶并纪录之
→不论男女老少,都喜欢喝酒,也是为何我说要刺身+清酒,两项文化延续到今天日本,可能有利于加成。
其国本亦以男子为王,住七八十年,倭国乱,相攻伐历年,乃共立一女子为王,名曰卑弥呼,事鬼道,能惑众,年已长大,无夫壻,有男弟佐治国。自为王以来,少有见者。以婢千人自侍,唯有男子一人给饮食,传辞出入。居处宫室楼观,城栅严设,常有人持兵守衞。
→倭国本来也是立男子为国王,但后来动乱严重,改立女子卑弥呼,用巫术治国,她没结婚、年纪也大,由弟弟协助执政,她上任以来都保持高度神秘,很少人看过她,身边都是婢女服侍,仅有一名男子送餐和传令,卑弥呼的宫殿戒备森严。
景初二年六月,倭女王遣大夫难升米等诣郡,求诣天子朝献,太守刘夏遣吏将送诣京都。其年十二月,诏书报倭女王曰:『制诏亲魏倭王卑弥呼:带方太守刘夏遣使送汝大夫难升米、次使都巿牛利奉汝所献男生口四人,女生口六人、班布二匹二丈,以到。汝所在逾远,乃遣使贡献,是汝之忠孝,我甚哀汝。今以汝为亲魏倭王,假金印紫绶,装封付带方太守假授汝。其绥抚种人,勉为孝顺。…』
魏明帝曹叡景初二年(238),倭国女王派遣使者难升米和牛利来朝贡,献上的包括男子四人、女子六人(奴婢)。而曹魏的回礼则有「今以绛地(绨)交龙锦五匹、绛地绉粟十张、蒨绛五十匹、绀青五十匹,荅汝所献贡直。又特赐汝绀地句文锦三匹、细班华五张、白绢五十匹、金八两、五尺刀二口、铜镜百枚、真珠、𫓪丹各五十斤
正始元年,太守弓遵遣建中校尉梯俊等奉诏书印绶诣倭国,拜假倭王,并赍诏赐金、帛、锦、刀、镜、采物,倭王因使上表荅谢恩诏。其四年,倭王复遣使大夫伊声耆、掖邪狗等八人,上献生口、倭锦、绛青缣、緜衣、帛布、丹木、、短弓矢。掖邪狗等壹拜率善中郎将印绶。其六年,诏赐倭难升米黄幢,付郡假授。其八年,太守王颀到官。
倭女王卑弥呼与狗奴国男王卑弥弓呼素不和,遣倭载斯、乌越等诣郡说相攻击状。遣塞曹掾史张政等因赍诏书、黄幢,拜假难升米为檄告喻之。卑弥呼以死,大作冢,径百余步,徇葬者奴婢百余人。更立男王,国中不服,更相诛杀,当时杀千余人。复立卑弥呼宗女壹与,年十三为王,国中遂定。
魏少帝曹芳正使元年(240)和四年(243)仍有交互,颁发授印、送礼。
卑弥呼和狗奴国的男君主卑弥弓呼不合,时常互相攻讦,派使者来中国告状。
卑弥呼死后盖大坟,陪葬的奴婢百人,改立男国王又发生内战,死亡千人,最后改立与卑弥呼同族、年仅十三岁的壹与(台与 ) ,才重新稳定政局。本C从此推断,那时的日本是母系社会,外加神权统治,国王也是祭司。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3楼猫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3loumao.com/5916.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