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剧情】英雄联盟故事整理:弗雷尔卓德(上) — 半神时代与三姊妹

前言:这次把故事整理分上下篇看看怎样,可以的话之后都会这样做。
对其他故事有兴趣的朋友可看:
英雄联盟故事整理:苏瑞玛 — 古代帝国的兴起、衰落和现在
英雄联盟故事整理: 爱欧尼亚—魔法国度的生态、发展和改变
英雄联盟故事整理: 蒂玛西亚 – 秩序,荣耀,和敌视魔法的国家过去和现在
英雄联盟故事整理 :诺克萨斯—战争国家的背后和暗涌
有空会更新一下。上下篇的话更新应该会更在对应时间线位置。
弗里嘉德
在很久很久以前,半神半动物的动物神灵在一块土地创建了自己的国度 — 弗里嘉德。衪们在这块土地过着无拘无束的生活。传说他们的力量强到可以改变气候、创造天地,但这些传说是不是真的,就只有半神和撰写传说的人知道了。
传说鄂尔是第一个来到这块土地的半神,衪是一只全身缠绕火焰的公羊,掌握初始之火的力量,控制大地的岩浆和火焰。衪热爱锻造,因此衪的形象往往是一手握着锤子,一手拿着铁砧。衪居住在传说是自己堆砌的火山 — 炉心之家,用自己建造的巨大熔炉锻造和生活,打造过不少杰出的建筑、武器和工具。
(鄂尔相当巨大,详细可参考上图鄂尔旁边的武器)
(得到初始之火的鄂尔成为了薪王,等待下一个继承者(大误)
弗力贝尔是鄂尔的弟弟,身为熊神的衪掌握风暴和雷电的力量,每次出现都有风暴伴随。力量在衪的半神同类中亦是出类拔萃,只有哥哥鄂尔可以抗衡。
(不要问我山羊的弟弟为什么是熊,我不知道……)
艾妮维亚是鄂尔和弗力贝尔的妹妹,身为外型是冰晶凤凰的衪掌控寒冬的力量。衪死后就会在某处变成蛋,之后在某个时间点孵化,是名副其实的不死鸟。
(如果哥哥是熊和羊的话,妹妹是凤凰都是一件很正常的事(误)
其实还有其他居住在弗里嘉德的半神,例如岩浆蟒蛇、海豹之女和钢铁野猪。不过现在关于衪们的故事很少,有机会的话再补充。
半神传说 —开天辟地
传说鄂尔初来弗里嘉德时有破坏的冲动,不断破坏森林和冰山,只是森林和冰山对衪来说过于脆弱,衪不太满意。直到衪揍了山峰一拳,看到山没有倒下,衪就一脸兴奋和大地「打了一场架」—当时的痕迹变成现在的山谷和深坑,而大地给予初始之火的力量(突然传火好黑心),作为对鄂尔的认可。
又有传说指弗力贝尔用抓划大地,创造五大峡湾,而衪和岩浆蟒蛇隆德的战斗造出无数的山谷与沟壑。隆德被弗力贝尔杀死后,衪的血汇聚成弗里嘉德的第一条河流,巨大的尸体则形成了龙背山脉。
半神传说 — 雪的起源
传说艾妮维亚出生时,衪的冰蛋壳碎片飞到空中,以雪的形态落下,为弗里嘉德带来第一场雪。而艾妮维亚双翅第一次颤动就为弗里嘉德带来严酷的冷风。
但是雪的起源还有另一个版本 —传说中鄂尔为了打造自己的家弄倒了妹妹艾妮维亚最喜爱的栖树,艾妮维亚为了报复衪就用自己的一根羽毛戳弄哥哥的鼻子,令哥哥打个喷嚏把家烧掉了,知道惹大祸的艾妮维亚慌忙逃跑,直到现在都没告诉鄂尔当天的真相。醒来的鄂尔看见自己辛辛苦苦建造的家被烧掉,还以为自己的手工不够好,于是衪锤炼了大量的矿石,堆成一座黑色的矿山,然后在山脉弄一个巨大的熔炉,链接世界中心深处的原始火焰。
而为了解决衪新家太热的问题,衪从山里挖了一条与海链接的信道,另一位半神 — 海豹之女让冰水流入信道,冷却鄂尔的新家。鄂尔的家是变冷了没错,但是因冷却而产生的蒸气实在太多,过多的蒸气变成云朵,最终下了一百年的雪,所以弗里嘉德就变成了被雪掩盖的国度。
半神传说 — 鄂尔和巨魔
传说当时在巨魔中绝对是聪明绝顶的丑恶者古鲁格克强迫鄂尔和他下赌注,鄂尔虽然不愿意但碍于被这个肮脏的巨魔弄脏衪漂亮的家园,衪只好勉强答应。
古鲁格克和鄂尔赌谁比较快喝醉,但是古鲁格克偷偷地把一块真霜冰晶放在鄂尔的酒桶里,令到鄂尔永远都喝不完酒(最好是这样……)。纵然鄂尔发现对手作弊,衪依然遵守承诺,帮古鲁格克建造一对坚固无比的门,保护他抢夺回来的宝物。然而门是弄好了,却没有钥匙,宝物是保护得很好,但连古鲁格克都进不去,古鲁格克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钱财化为乌有。
(其实挖其他地方进入宝库是可以的,但是巨魔想不到,因为牠是巨魔(笑))
(巨魔有多蠢可以看特朗德的故事:国王的飨宴,有够好笑)
(上图的「盾牌」其实就是上述故事的门,而现在的持有者 — 布朗姆的故事在下篇再说)
人类来到之后
现在已经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令人类要来到这块半神云集的冰天雪地,反正他们来到后就决定要在这块对人类来说凶险之极的地方居住。艾妮维亚是第一个欢迎人类和向他们提供庇护的半神,衪引导人类来到可以遮风挡雨的封闭山谷,让人类建造家园,抵挡寒冷的天气,成为第一个人类在弗里嘉德信奉的半神。
而别的人类纷纷寻求其他神灵的庇护,如有人跟随崇尚自然和暴力的弗力贝尔,过着野蛮原始的暴力生活;亦有人擅自跟随热爱锻造、沉默寡言的鄂尔,在炉心之家的山脚居住,模仿鄂尔锻造武器和工具,而鄂尔口里不说,心里却默默认可这些真心喜爱锻造、用认真沉默地投入工作来展示崇敬之心的人。
随着人类加入不同半神的阵营,原本算是融洽的半神族群渐渐彼此疏远,虽然衪们的关系还没到决裂的地步,但亦会出现纷争。就这样,半神内战的动荡时期来临。
关于半神内战的记载不多,只知道这段时期是弗力贝尔最引以为荣的时期。当时弗力贝尔与他的追随者们 — 巨熊族并肩作战,身披哥哥为他锻造的符文盔甲,在战争厮杀,而哥哥亦经常和衪一起上战场,两兄弟关系甚好。衪沉迷于苦战后的胜利和杀戮的喜悦,越多生命在衪参与的战争逝去,衪的力量就越强。
就算不太清楚半神内战期间发生了什么事,都知道半神之间的战斗不是人类可以染指,而人类必须看半神的脸色过生活 — 半神对人类来说还是过于危险。于是远在苏瑞玛还没因齐勒斯的背叛而烟消云散之前,弗里嘉德出现首个由人类带领的族群,打破由半神主导的局面,而领导他们的是三名姊妹 — 艾伐洛森、席利妲和丽珊卓。
三姊妹、半神和守望者
半神们对三姊妹的崛起有不同看法,艾妮维亚打算和三姊妹合作,弗力贝尔和钢铁野猪打算除掉她们,而其他半神就对他们满不在乎 — 衪们根本不相信弱小的人类可以在这严酷的环境生存,而短命的人类总会比衪们更早死去。
半神的确是太小看三姊妹,不过三姊妹的实力离统一弗里嘉德还有很大的距离,因此她们各自寻找方法增强自身实力,却不小心永远失去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席利妲尝试控制暮光星灵但不成功,更因此永远失去声音;而艾伐洛森接触到地底深处的虚空时,被虚空剥夺了听力。
这个时候弗力贝尔找上鄂尔替巨熊族制作盔甲,然而鄂尔不认同这场战争,衪拒绝弗力贝尔的请求,并表示不想卷入这场纷争。弗力贝尔打算不答应就强抢,并找住在山脚,崇拜鄂尔的人类族群 — 炉血族帮衪制造武器。结果弗力贝尔的举动触碰到鄂尔的逆鳞,鄂尔和弗力贝尔在山上大打出手。这场神仙打架维持了好几天,整个山的顶峰被衪们磨灭,居住在山脚的炉血族村庄当然不能幸免,村庄被彻底破坏,幸存的炉血族只好四散,去不同的地方居住。
鄂尔看见村庄的惨况后悲伤之极,自此窝在炉心之家里,消失于世人的眼前。
而弗力贝尔事后与丽珊卓战斗,就在丽珊卓尝试夺取弗力贝尔半神的力量时,被弗力贝尔划破了双眼,永远失去了视力。
传说在丽珊卓还没被弗力贝尔划破双眼之前,三姊妹得知虚空的存在,用计和星石的诱惑让鄂尔挖出咆啸深渊并用星石造出一座桥。丽珊卓利用魔法以桥为媒介用来封印虚空,当然此举会令原本永不腐坏的桥慢慢腐朽,不过她们不在乎 — 毕竟她们以后都没打算找鄂尔。
(丽珊卓后面的建筑物就是传说由鄂尔兴建的桥,亦是游戏中ARAM的咆啸深渊战场)
(深不见底的深渊传说是由鄂尔一个半神挖出来的)
但是事实上虚空与弗里嘉德的联系还没结束,丽珊卓瞎了眼之后就不时用魔法把自己的意识转移到其他生物身上,透过他们的双眼来观察这个世界。这时候丽珊卓才开始看到、了解虚空,而虚空的存在与丽珊卓接触,被丽珊卓认定是神灵的虚空存在 — 守望者利用伊卡西亚叛乱之前就已经在外界行走的守望者 — 威寇兹在外界强夺回来的知识,给予丽珊卓长生不老的力量,并教导她如何令她们的同盟更强大。而代价是当同盟统一弗里嘉德时,她们必须迎接虚空的来临。
(威寇兹是最早行走于现世的守望者,透过分降智能生物以取得知识)
当时丽珊卓还不清楚虚空的来临是什么意思,她还以为守望者的目的是想接管这个国家,成为她们的主人。丽珊卓不介意这场交易 — 只要能摆脱野兽神灵的统治,她可以不计代价。于是丽珊卓暪着姊妹奉守望者们为主,而守望者们给予同盟力量和智能 — 有些人对严冬的寒冷免疫,并可以使用传说永不融化的真霜冰晶做武器,后世称这些人为寒霜之裔;庞大又可怕的巨行兽被改造成不同姿态服从三姊妹;而巨魔们亦听从她们,四处征战,抢夺大笔的财富。
人类同盟越来越有实力,证明人类可以不需要半神的庇护,听从半神的命令,而且生活可以变得更好 —他们开始开拓农地、畜养家畜、兴建水坝防止水灾。原本跟随半神的人类纷纷加入三姊妹的行列,而原本的半神因各种不同的原因渐渐消失在人类的眼前。
弗里嘉德快要被人类统一,人类与半神的纷争即将结束,而弗里嘉德这由半神创建的名字被人类舍弃,新命名为弗雷尔卓德。这时候丽珊卓与守望者的交易终究被姊妹发现,丽珊卓的姊妹带兵来到建造在咆啸深渊的丽珊卓堡垒前,和丽珊卓对质。
丽珊卓提醒姊妹她们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由守望者所赐,没有守望者就没有今天,奉牠们为主是无可厚非;而艾伐洛森认为受守望者奴役如同受半神奴役,誓死不从;席利妲认为这样的世界根本和之前没分别,因此与艾伐洛森站同一阵线。就当同盟即将决裂,大战一触即发,在咆啸深渊地底下的守望者们最终在三姊妹的眼前降临人间。
这是当时的记录:
//大地崩裂,底下的深渊吞噬了数千名战士,然后当中最为可怕的守望者现身。牠初次来到物质领域,对于实体和恒常这样的概念感到困惑,随即出手攻击众人。在守望者毫无节制的混乱形变下,牠长出了角、毛皮和巨大触手般的肢体,之后肢体化为人类的手臂,手指成爪嵌进山壁裸露的岩石。更糟糕的是其他守望者紧随其后,各自经历了让人怵目惊心的形态变化。//
~节录于《冰霜守望者的传说》
还有丽珊卓事后对守望者的形容:
//光是感觉到它们的存在、走过它们的梦境、明白牠们对这个世界的想望,就足以令人恐惧。//

//牠们比山还要巨大。苏醒的是体型较小的守望者吗?丽珊卓希望如此。她从来就不敢试探最大型守望者的防御,牠们的存在本身似乎就能吞噬重力与时间,不只能吞噬世界,还能吞噬整个现实。他们让她感到既渺小又微不足道,就像是暴风雪中的一块冰晶。//
~节录于《梦境小偷》
这时候丽珊卓才真正认识到守望者的强大和想吞噬一切的欲望,知道自己铸成大错,然而在场的军队根本不可能战胜牠们,不如说,她认为守望者不可能被战胜。于是她做了一个影响世界的决定 — 她吸收、耗尽周遭包括盟友的魔力,召唤一堆巨大的真霜冰晶把守望者连同几乎所有人包括她姊妹打到地底,把牠们封印。只有数人「侥幸」逃过这场灾难,但这场灾难对他们的心理留下巨大创伤,甚至是失去理智都是很正常的事。
然而事件没有因此而结束 — 丽珊卓发现号称永不融化的真霜冰晶只能令守望者陷入暂时的沉睡,真霜冰晶正在以缓慢的速度融化,而守望者不时入侵丽珊卓的意识,令丽珊卓恐惧不已,陷入崩溃的边缘。
为了处理事件的后续,她与她信任的追随者们 — 寒冰护卫篡改历史,把这场灾难写成姊妹为了从未知的强敌手下保护弗雷尔卓德力战而死,但可能是出于悔疚,她留下唯一一份文档记录这场灾难,并收藏在寒冰护卫要塞的图书馆里,供后来的寒冰护卫阅读;为了抵挡守望者的意识入侵,丽珊卓侵入他人的梦境,在梦境创造自己的分身,供守望者吞噬,并在这些梦境观察世界,招募对她来说有用的人;同时丽珊卓招揽更多寒霜之裔,设立看守者之屋,派寒霜之裔深入深渊查看封印的情况 — 当然死亡率很高就是;丽珊卓亦加紧收集更多真霜冰晶,为真霜冰晶封印的融化做好准备。
(丽珊卓一边尝试弥补自己的过错,一边又怕别人知道她的失误而不寻求帮助,是一个挺麻烦的角色)
故事回到现在,民间盛传艾伐洛森和席利妲的转世即将来临弗雷尔卓德,丽珊卓担心姊妹的转世会影响她的计划,而且她们是最可能洞悉当年的真相,因此派寒冰护卫到处杀害所有被视为两人转世的寒霜之裔。
但是丽珊卓的努力还是白费了,两人的转世 — 艾希和史瓦妮最终降临到弗雷尔卓德,并成为昔日姊妹带领的最大型部落 — 艾伐洛森和冬之爪的首领。加上外敌的入侵、虚空的封印有松动的迹象,弗雷尔卓德正式进入另一个动荡的时代。
(弗雷尔卓德的后续故事整理留待下一篇继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3楼猫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3loumao.com/5770.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