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战双帕弥什

【攻略】【战双帕弥什同人文】乳不平何以平天下,去吧卡列尼娜! 更新03

血清用完了,写写小说等血清恢复

正文开始 /

我叫王治中,平淡无奇的网络插画家。

虽然画技勉强能看,但⋯⋯内容总是不够生动有趣,经营数年都没什么起色。

多年沈迷于手游,丰富的经验使我能快速上手各类型的游戏,图画腻了就写写游戏的攻略文,反而累积了不少粉丝,被称为游戏大佬。

最近新上市的一款名为战双帕弥什的游戏,内容丰富、对战动作流畅,相当吸引我。一不注意就玩了三天没睡,有体力解主线、没体力就玩挑战模式锻炼技术⋯⋯直到濒临精神极限之时,我还在挑战噩梦BOSS。

摸透了BOSS的出招模式,我从容不迫地操控自己最喜欢的构造体—卡列尼娜,极限闪躲攻击、进入超算空间,正准备开始反击,手机却噗—的一声,返回桌面。

「哇靠—居然闪退了?这是我仅存的一点血清啊啊啊!」跪在地板上我发出痛苦的惨叫。明明⋯⋯打完这只BOSS就能心满意足的去睡觉了说!

我忿忿不平的捉着手机碎念道:「他妈的!等我接到工商赚钱,一定把这支破手机给换掉⋯⋯」

气急败坏的重启游戏,登录画面却令我万分错愕。

「咦?我记得构造体助理是卡列尼娜啊?」登录游戏后的主接口出现的构造体助理不是熟悉的傲娇卡姊,而是一名绑着金色辫子、头戴黑色贝雷帽,身穿西装的女性。

「新出的游戏角色吗?啧⋯⋯总觉得似曾相识。」我困惑地用手指点击屏幕,想看看新角色的交互对话。

天知道是游戏出现Bug还是我的手机要挂了,那名绑着金色辫子的西装大姐就这样捧着手中的数据板不发一语。

见状,我也失去了耐性:「算了!丑不拉机的角色⋯⋯换回可爱的卡姊比较实在。」

「你才丑不拉机呢。」

「哇喔啊啊啊啊啊啊—!」手机屏幕里的角色突然一句清楚地中文发音,吓得我将手机给摔了出去。

「⋯⋯⋯⋯」看着地板上屏幕亮度逐渐变暗的手机,我呼吸急促、迟迟不敢上前去捡。

奇怪?那是角色的交互对话吧!

我明明是设置日文发音啊?刚刚到底怎么回事⋯⋯

农历七月才刚过完,应该没有好兄弟来不及回去吧?

「呼⋯⋯」深呼吸一口气,我这是自己在吓自己而已,冷静后都觉得有点好笑。「真不知道我在耍什么白痴,哈哈。」

「指挥官,请你赶快把手机捡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我吓得大叫,很想夺门而出,但是脚软了,只能歇斯底里地对着手机鬼吼鬼叫。

经过大概十分钟,我的喉咙沙哑了、邻居的脏话也差不多骂完了才消停下来。

「指挥官你喊爽了没?喊爽了就赶快把手机捡起来。」

只有在动漫、电影才会出现的离奇情节正在眼前上演,纵使我喊哑了喉咙,内心的震撼却迟迟不减。

「你、你是不是鬼啊?干嘛附身到我那支随时会因为过度充电而爆炸的手机上啦!」我鼓起勇气问道。

手机静默了几秒中,才发出隐约的叹息声:「唉⋯⋯」

「亏你被誉为游戏大佬,连我是谁都不认得⋯⋯我是赛利卡啦!」

赛利卡?原本一片空白的脑海逐渐拼凑出一丝印象⋯⋯西装、黑色贝雷帽、金色辫子⋯⋯赛利卡!

「你是空中花园那个赛利卡!」我惊呼。

手机传来赛利卡的声音:「对啦!」

靠腰,真的见鬼了。

游戏里的角色在跟我对话?还是说我其实已经暴毙死了,现在是做梦?

「没时间跟指挥官解释那么多了,您必须立刻链接至我们的世界。」赛利卡的声音显得有些着急。

我伸出还有些颤抖地手臂、战战兢兢捡起手机,屏幕一亮。

或许瞠目结舌也不足以形容我现在的表情,游戏接口确实就是赛利卡,而非其他构造体角色。她一双浅粉色的眼瞳直盯着我、双手环胸,栩栩如生。

「哇噻⋯⋯动漫不是骗人的。」我不敢置信的看着手机。

赛利卡皱着眉,直说:「我不明白指挥官您在说什么。」

「不过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您得快点创建链接,将意识导入我们的世界。」

「我哪知道怎么做啊!」这下换我眉头深锁,不解地问。

赛利卡轻轻叹了口气:「很简单的,仔细听⋯⋯通信器正在手上吧?」

「嗯。」我回应道,通信器应该就是指手机吧?

「好,接下来您将通信器和能源补充设备链接在一起。」赛利卡。

「嗯嗯,简单的说—就是把充电线插上手机。」虽然世界观不同,但赛利卡所说的术语并不难理解。

赛利卡:「接着将能源补充设备的萃取端口链接能源核,然后指挥官您必须触碰萃取端口上的铜金属。」

「⋯⋯⋯三小。」完全听不懂。

赛利卡:「把充电线插头插上去然后用手去摸啦,低能!」

「靠,妳明明就能讲的很白话啊!」我错愕。

赛利卡:「指挥官请您动作快一点,错失这个意识导入的机会,我们彼此的世界将会万劫不复⋯⋯」

「不是啊—用手去摸接电的插头是要将意识导入哪里?西方极乐世界?」

话虽如此,我还是半信半疑的将充电线及插座接上,就差没把手放上去。

此时,赛利卡突然抿着下唇、泪眼汪汪地看着我。

「拜托了⋯⋯指挥官,您必须相信我们,为了人类而战、为了夺回地球!」

算了,反正110V也电不死人⋯⋯吞下口水,我也无法分辨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抱着忐忑的心情,我的手指越拉越接近通电的插头。

「⋯⋯还是算了吧,我怕痛。」我说。

赛利卡:「快点啦,干!」

「好咩,凶屁啊!」我深呼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大胆地触碰插头。

啪—!

触电的瞬间、耳边传来一声清脆地声响,伴随指尖传来的强烈电流,这根本不只110V,感到浑身剧痛、随即头晕目眩,失去意识前,我还清楚看见自己的身体冒着黑烟,房间甚至因此断电。

⋯⋯

⋯⋯⋯⋯⋯

「指挥⋯⋯」

「指挥官⋯⋯」

指挥官⋯⋯?

是在⋯呼唤我吗⋯⋯?

「起来啦,王治中!」

碰!

听见自己的本名、以及屁股被踹所传来的强烈痛楚,令我从睡梦中惊醒。

「哇喔!」我像触电般弹起来。

「真是的⋯⋯要睡到什么时候?」活生生的赛利卡站在我面前、不安好气地说。

我瞪大双眼、张着嘴,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地说不出半句话来。

不只赛利卡⋯⋯战双帕弥什的构造体们,都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

神情冰冷、散发着淡淡哀伤感的美人露西亚,长长地黑色头发轻盈似水散落在黑色衬衫上、发尾挑染的深红色,比起手机屏幕上看的,更显得艳丽几分。

身穿黑紫色西装的里,俊俏的脸庞在现实看起来更加帅气,不变的是他那高冷的眼神,完全把我当垃圾看待的样子。

丽芙则一脸担忧地看着我,多么温柔的孩子啊⋯⋯

无论游戏还是现实,她就好像天使一样。

「这⋯⋯这真的不是做梦吗?」我捏着自己的脸颊,难以置信,动漫里的穿越剧情真的发生了?

赛利卡轻咳两声,看着我说:「指挥官这当然不是做梦⋯⋯您已经将意识导入我们的战场,必须完成任务,您才能回归原本的世界。」

「可是⋯⋯我除了画图,什么也不会啊?」我困惑地望着他们。

里搔了搔头,淡淡地说:「我就觉得这个方法不可行!指挥官所处的世界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露西亚没说什么,仍然是冷冷地看着我。

反而是丽芙,没有说那些我根本摸不着头绪的事情,她走近我、担忧的问:「指挥官您还好吗?有没有觉得哪里不适?」

洁白地长发垂降于我的大腿上、丽芙精致的五官好像洋娃娃般,她一双粉色眼眸眨呀眨。太婆了,难怪在玩家间丽芙的人气那么高!

我情不自禁地牵起丽芙的双手,含情脉脉道:「没事,我没事⋯⋯谢谢丽芙,总是那么温柔,将来妳的本我一定会买⋯⋯」

咦?怎么有杀气。

「本⋯⋯?」丽芙不解地歪着头。

里冷眼注视着我,淡淡说道:「没事,妳不用理他。」

这时,赛利卡打断了轻松的氛围,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语重心长的说:「指挥官,您可能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现在真的没时间让您撩妹了。」

「喔喔⋯⋯虽然不觉得自己能完成什么重责大任,但我会尽力的⋯⋯」

赛利卡认真地盯着我,缓缓开口道:「有一种未知病毒,从指挥官所处的世界入侵了我们的战场。」

「嗯。」这种事情应该不是游戏出现Bug让工程师修复就能解决的吧?

里拿起凌乱工作台上的一叠文档,翻出几种感染体的照片说道:「这种未知病毒使战双帕弥什的一切都拥有了自我意识,不仅如此⋯⋯感染体及升格者们,甚至“认知”到了自己是游戏进程码。」

我看着里手中的感染体照片,困惑的问:「认知到自己是游戏的进程码⋯⋯会造成什么影响吗?」

「入侵⋯⋯」

始终保持沉默的露西亚突然开口说道,她深邃的眼眸里藏着无尽哀伤似的:「他们打算入侵指挥官所处的世界,就像当初帕弥什病毒无预警的在这个世界蔓延⋯⋯」

「呃⋯⋯二次元的病毒传染到三次元世界里,也太不真实了吧!」我不敢置信。

赛利卡拍了拍我的肩膀,苦笑着说:「指挥官您这不就是从三次元来到二次元了吗?」

「对⋯⋯对欸!」我看着自己动画化的双手,这种事情⋯⋯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里将厚厚一叠数据塞到我手中,用近乎命令的口吻说:「指挥官,这些是关于未知病毒的所有调查及研究数据,包括重度感染体出现的异常行为⋯⋯你利用这两天了解一下。」

「哇靠,这么多啊⋯⋯」我要是那么会读书,早就考上台大了。

丽芙站在一旁,脸颊有些泛红的说:「我、我会定时给指挥官送咖啡和甜点的⋯⋯希望您能好好加油。」

「好的—为了丽芙,我一定会努力的。」牵起丽芙纤细白皙的双手说道,只见她害羞地不知所措的模样,啊—好可爱。

赛利卡手掩着脸,无奈说道:「唉—希望阿西莫夫的推测是正确的⋯⋯」

「推测?」我不解的看向赛利卡。

「嗯,就是⋯⋯」正当赛利卡准备解释之时,突然一声巨响“碰!”伴随剧烈的摇晃、灯光闪烁,所有人都踉跄了一下。

露西亚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拾起武器、一个闪身不见人影。

“喀擦!”里也将两把黑枪上膛、快步离去。

「抱歉,指挥官⋯⋯我们必须暂时离开了,」丽芙的语气像是在安抚我:「我得去支持他们。」

「嗯,去吧。」我点点头。

随着三人的离去,赛利卡有些吃惊地看着我。

「想不到你⋯⋯还满淡定的啊?」赛利卡说道。

「哦⋯⋯敌袭这个情节,我解主线的时候看多了。」虽然还是有些害怕,不过我仍挤出僵硬的笑容道:「没有过被打进来的剧情,我相信不会有事的。」

「⋯⋯」赛利卡的表情变得有些黯淡,她幽幽的说道:「主线剧情⋯⋯是吗⋯⋯」

「嗯!」我用力的点了个头,假装用功地阅读里给我的厚厚一叠数据。

「⋯⋯那就不打扰指挥官钻研了,我先去忙别的事。」赛利卡说着,起身走往房门。

我悄悄地瞥见赛利卡,她走到门口时,自动门发出“哔—”的警示音后敞开,赛利卡却没有马上步出门外。

她也没有回头和我多说些什么,杵在那里几秒的时间,才跨出步伐离开这里。

未知病毒报告书:

无论人类、机械、构造体、感染体、升格者皆会拥有自我意识,且迅速认知自身处于“游戏”的世界。

帕弥什病毒和未知病毒持续蔓延,重度感染体拥有组织性、统一目标皆为入侵另一个地球。

未知病毒感染体将大幅提高战力及智能系统,其战力评估均为构造体—A级实力。

「⋯⋯⋯⋯」大概看完手上的数据,原本不安的心情顿时变得更加沈重、捏了大把冷汗,我不自觉地咽下口水。

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事情失控到这种地步了。

感染体数量众多,又拥有A级构造体的实力⋯⋯如此悬殊的战力,怎么可能挡得住?

如果真的入侵现实世界,会发生什么事?变得和游戏一样吗,帕弥什病毒感染全球⋯⋯那岂不是玩完了?

「我的现实世界可没有构造体来抵御帕弥什病毒⋯⋯」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哔—”的一声,自动门敞开,我反射性地抬头一看,竟是伤痕累累的露西亚,手臂及大腿多处破损,连美丽的脸蛋都出现了怵目惊心伤口,漆黑的零件、五颜六色的电线暴露,还有一只眼睛失去了光辉。

「露⋯⋯露西亚,妳⋯⋯妳没事吧?」我站起身走向她,露西亚突然失去动力似的,扔下手中的武士刀“哐啷!”摔落地面,她则整个人瘫软在墙角处。

「⋯⋯」露西亚气若游丝地望着我。

「为什么不去治疗?」

「⋯⋯里和丽芙⋯⋯正在⋯⋯重启⋯⋯不能让⋯指挥官的世界⋯⋯重新上演⋯帕⋯⋯帕弥什的悲剧⋯⋯」露西亚说完,双眼失去光辉、进入休眠模式。

我则在原地震惊的无以复加。

这⋯⋯这不是司空见惯的敌袭吗?应该轻轻松松就能抵御了吧!

主角光环的灰鸦小队三人,仅一次乌合之众的敌袭⋯⋯就有两员被打到重启!

“哔—”也许是在门外就听见了我们的对话,赛利卡走进房间、看着表情夹杂着震惊与恐惧的我,她幽幽的说:「不用担心里和丽芙,逆元设备没有被破坏,问题不大⋯⋯」

我看着赛利卡,说不出半句话来。
「现在已经不是“游戏”了,帕弥什病毒已经成真⋯⋯我们是唯一能抵抗帕弥什病毒入侵指挥官你所谓“现实世界”的防线。」

赛利卡继续说着:「灰鸦小队指挥官也好,玩家王治中也罢,请你利用自己擅长通关副本的天赋,带领一个构造体消灭未知病毒吧!」

待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3楼猫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3loumao.com/5602.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