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侠骨柔情话四魌】慈光之塔─无衣师尹(原文5800字完整版)


(一)相才绝艳是师尹─谈造型

慈光之塔首辅‧无衣师尹,一袭金丝紫衫,面庞俊秀,双眉微轩,额前发波如浪,高髻盘缀玉润珍珠,垂下整片乌黑马尾,飞龙纹簪华美,左右金叶垂于两耳灿然生光,官袍用以雀羽图纹,意其文采斐然也。

瞳眸冷寂,唇色粉黄,神色尖锐而犀利,无论是焚香、绘松,泰然安固、绰然而有余,这样的无衣师尹,一脉清朗悠然,庄重而内敛,深沉而不张扬,雍雅中散发着一股不容欺凌的摄人之气。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君艳独绝,世无其二。』无衣师尹的风姿仪态,在造型上是十分成功的。

(二)男儿欲遂平生志─谈理念

从精彩的口舌开局,到壮烈的苍凉收场,师尹一生充满算计,他的深沉心思使人不寒而栗,但结局却又不会让人憎恶至极。 !

无衣师尹的政治理念,应该要用什么样的言语来形容他?
远大的政治抱负?强大的政治能量?还是权谋无情的政治工具?

事实上,师尹对于人性纯粹美好之向往,未曾因沾满血腥而放弃,他仍是渴望着一份真诚无伪的人生。


政治,是一场极残酷的斗争,要应付诸多诡谲变局,光凭过人才华是不够的,还须具备强大的心理素质,绝佳的信念,方能屹立于政坛,所以,师尹必须残酷无情,甚至不择手段。

一个成熟的政治家,就是
慈不掌兵,情不立事,义不理财,善不为官』,不仅对别人要狠,对自己则要更狠,牺牲奉献一切的结果,便是失去情感的倚恃,师尹培育众多弟子,一步步地完成自己的治国蓝图,这股行事的驱动力,无衣师尹所信奉的强烈理念,便是慈光永耀。

(三)君臣之义薄如冰─谈忠诚

君主有識人之明,赋予权位,臣子有善功,君王位居首功,但「君臣观念」并非是永恒不变,它会随历史条件及时日推移而不断变化,君臣关系是双向咨诹善道,以忠为础,以义相扶,臣子尽心尽力,而君主则应负保臣之责,唯有在此前提之下,「忠义」二字才真正有意义。

慈光之塔与杀戮碎岛两国仇隙一夕爆发,无衣师尹成为被珥界主牺牲的弃子,师尹心中难道没有任何怨恨?笔者认为,他一定有满腔怨怼,甚至,还会质疑自我,为何自己替慈光做尽一切,而家国之大,竟无一处他可容身之地?这让师尹以后还能相信谁?甚至,他都不相信自己了吧!
  
无衣师尹饱读儒学典籍,堪称慈光一代良师,他亦拥有经天纬地之才,可惜却淹蹇于宦海之中,师尹与界主的交互关系是不平衡的,珥界主体衰无能,师尹集权于一身,珥界主懦弱怯战,师尹就惨遭流放苦境异乡,忠心耿耿而落此下场,何其可悲可叹?

然而,是师尹太过忠君了吗?何谓忠?
古人对「忠」的解释是:「尽己谓之忠」但是忠心,并非是单方面即可以促成的美德。

因为「忠心」,本身不带价值判断成分,尽忠之前,还要有更高层次的思考能力,以往「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忠君观念其实有待商榷。

就算是孔门儒家思想,也是认为「臣臣」的前提乃是「君君」,也就是说,竭力尽忠之前,必需君王是贤德之人才行,否则,君臣关系只会流于「权谋、利益之术」,根本谈不上所谓真正的忠字。

笔者希望看到的是一个「忠义」的臣子,而不只是一个「忠心」的顺臣,无衣师尹不得其主,明珠蒙尘,私心觉得,甚惜也!

(四)何人识得真无衣─谈结拜

一个真正厉害的狠角色,是在劣势中,还能扭转乾坤,师尹深谙困境生存之道,才能排设布局,算计敌人。

无衣师尹来到苦境,面临戢武王追杀,在没有筹码的窘况下,师尹与素还真结拜为异姓兄弟,这一举动,或为将来生机伏计,或为互相欣赏而惺惺相惜,师尹对素还真大吐苦水,言说自己机关算尽,最后却沦对为弃子云云。

示人以「文弱」,也是一种智谋,师尹把话「说白」,明明身处于劣势之中,却完全没有劣势的羸弱,这一种反向操作,也是师尹最厉害的手段。

无衣师尹诗号:「著书三年倦写字,如今翻书不识志,若知倦书毁前程,无如渔樵未识时。」当初,所坚持的初衷,师尹真的倦了吗?

素还真是睿智之人,面对师尹的无奈感叹,他回诗勉励:「三年担柴熟山性,三年罟网谙水汹,前程在心自卷舒,识志何用书中清。」

这两首诗前后呼应,别具深意,师尹以「著书」来譬喻他对功名成就的努力,为了慈光之塔殚心竭力,却落得孑然一身于异乡,前程付诸流水,当初的初衷何在?早知如此,还不如归隐而去,求得一身快意自在。 

而素还真以「渔樵」生活来回应师尹,三年著书和三年渔樵,实质上是没有分别的,就算是渔夫或樵子,每日一样要面对诸多难题,所以,只要志向存于心中,不论是居庙堂之高,或是身处江湖之远,都会心无罣碍,何必执著于表面上大局大业?

在慈光之时,师尹行事总是假意混着真情,他精于谋算作为,很少说无用虚言,被迫离开慈光之后,师尹与素还真攀交更上一层,眼见素还真为扫平狼烟而孜孜不倦,进而成为众人仰赖的中原领袖,他,无衣师尹难道做的少了吗?

严格说来,某些方面师尹与白莲颇为类似,但最大的不同,是师尹心中只有慈光之塔,只求一国之利;而素还真心怀的是天下苍生,屡仆屡起而不气馁,这份心志,不是常人所能承担的,当师尹了解素还真的体劳心苦,在师尹心中,遭遇故国放逐抑郁,与清香白莲相比,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经过素还真引导,后期的无衣师尹,愿为苦境尽上一己之力,此时,师尹与素还真终于尽去一切心机,而能真心以兄弟之情相待,尤其当素还真得知师尹身亡,他所表现出来的椎心悲痛,替义弟承担身后一切罪责的表现,就可见一斑。

(五)幽幽单思幽幽情─谈织心

笔者浅见,编剧撰写出无衣师尹这个角色,并不是为了创造出一个悲剧英雄,而是想描写另一种人性的可能,通常智者为情所苦的戏码,往往会比其他角色更让观众挑剔,毕竟智能型的人物是一家之范。

身负局势压力与责任,师尹一直未将自我感情放置于正面,遇上越织女是一个特殊经历,师尹难得显露毫不矫饰的人性,这一桥段的安排,是透过越织女来完整化师尹的人格。

从乍见美人惊艳忘语,情怯初尝酸涩滋味,焦躁不安误中花毒,意乱情迷想抚触佳人,这样子的无衣师尹,是前所未见的,一个心思原本毫无漏洞的人,顿时失去防备之心,七情六欲跃然而出,这般小儿女姿态,真是让人莞尔不已。

接受越织女织心疗伤,一向精明狡黠的师尹,何曾如此信任过一个陌生人?


笔者认为,这并不是简单用『爱』一个字就能解释的,或许,在不渡银河这片祥和之地,一个娴静如水的女子,那一刻,越织女不但缝补了师尹破损的衣裳,同时也补全他早已破损不堪的心。

师尹抑郁不乐,是因为长久扭曲本心,而越织女解开师尹心结,让他终于寻回当初的自己,师尹这一份暗痛,也唯有像烟萝引梦这般纯直率真之女,才会没有顾忌的坦然说出吧

有时,聪明至极的人,在本性上却是最脆弱的,无衣师尹这个角色,是描写人生奋斗的不易,而越织女的设置,则是另一种「返朴归真」的深层渴望,越织女的存在,对师尹而言,如细水慢流般恬适,藏有师尹一份特殊的精神寄托。

辞别越织女时,无衣师尹留下这一张纸

「千里流照月,明吾一般心。」

人虽分隔两地,纵有千里之远,明月依然共照妳我,就将自己的一颗心寄与明月,流照佳人,显出思念情愫,透过隐喻来表明他的心意,这个层次,又比补衣那幕更加细腻,充满了含蓄及柔知!

无衣师尹亡逝之后,越织女心中感叹,对师尹死后评言:「弃燕雀之小志,慕鸿鹄之高翔。无论郁结欢欣与否,都未失过心中之真。」

师尹一生肃杀严谨,得遇心灵上这片刻的柔软,已不负此生了。

(六)且将恩怨说从头─谈仇恨

在国家利益之前,领导者所应有的责任与牺牲,并无所谓是与非,对与错,碎岛与慈光长期敌对,师尹其实也了解戢武王是个仁君,为杀戮碎岛开创了富强盛世。

戢武王的战力强悍,这一点师尹是非常明白的,这也是一种无形的强大压力,要彻底摧毁戢武王,以慈光兵力而言,根本无法与之抗衡相争,唯有用一两拨千斤之计,揭穿戢武王女性身分,利用碎岛重男轻女的陋习,让其国政自乱崩溃,此时的无衣师尹,他不需出太大力道,仅是轻轻点破,就能兵不刃血地重创杀戮碎岛。

只能说,师尹工于心计,把握现实环境及敌人的弱点,然后再给敌人予致命一击,这种心思及能力实在太过精准,所以轻而易举顺利扳倒戢武王,此结果并不让人意外。

一方主事,行本职,做权衡,有时,就是要冷血无情牺牲一些人,师尹为慈光之塔权谋尽出,连妹妹、外甥都可以舍弃,更何况是敌对之国的戢武王?

(七)谆谆切切轻絮语─谈恩情

永岁飘零𣨼无伤,一个以血牧剑的孤高侠客,除了与生俱来的高超剑术,在他的世界里,就只有天地静寂与雪落无声。

心性隐晦的𣨼无伤,对无衣师尹之感情是很特殊的,他虽然至情至性,但也因过份偏执,几乎成了一种畸形,无伤的正直单纯,让心思缜密的师尹欣赏,逐渐以潜移默化的方式掌控了𣨼无伤。

记得𣨼无伤曾评说师尹:「嘴角噙着暖笑,眼里全是冷漠。
  
𣨼无伤与师尹为友,他从来就是以心相待,亦有一股尊师的孺慕之情吧!

当师尹自知大限将临,他写了一封遗信给𣨼无伤,解开他心中多年的雪中之谜,这一刻,也牵动了𣨼无殇最深层的悲痛,其中重点,并不是师尹长久的隐瞒及利用,而是师尹确实太了解他、这份知遇之情,让无伤悲怀满心。

「你,难道不知,除了朋友之谊,你对我更深的意义,还有师恩之情吗?」

是的,如果真的厌恶一个人,是决不会执著于探究其眼相,甚至是专研内心的真实情感,师尹与无伤两人这段情谊,十分特殊而动人,却也夹带着一丝遗憾啊!
所谓「经师易得,人师难求」,学生对无衣师尹的信服,简直是把他当神一样地崇拜,言允唯唯是诺;一羽赐命把金箭带在身边;拔刀洗慧对枫岫理念不以为然;更别说撒手慈悲对师尹更是绝对地忠诚不二。

其中,最特别的是一羽赐命,他是师尹颇为私心偏爱的弟子,从师尹派给他的任务看来,多半都是光明正大而不需掩躲暗藏,由此可以了解,师尹对一羽真的十分特殊,连精明的撒手慈悲也免不了产生妒意。
,  
一羽赐命朴实纯直,透过这个弟子的身影及个性,想必,无衣师尹是否看见当年的自己?当一羽殒命之时,师尹不禁潸然落泪,因为,自己连最后一丝澄明初衷,都已保全不住了,私人情感与国家利益两难,既然决定取舍,那就必需有承受失去的勇气吧!

(八)天教水火适相逢─谈伯仲

在剧中,虽然没有正面演出,但从撒手慈悲与枫岫主人的谈话中,显示枫岫跟师尹的理念并不契合。

师尹与枫岫同为慈光高才,这种伯仲心结应该很复杂,但也不见得只有阴谋算计,所谓宦海无善恶黑白,唯有利益。沉重的责任,到了师尹手里,似乎一切都举重若轻,初登场的师尹和前期枫岫有点像,默默地在台面下推动很多事,一付高深莫测的感觉。

但政治只在乎成败,从不论高尚与卑劣,枫岫主人想必十分了解这种丑陋手段,所以对此深恶痛绝,意欲让四魌界了解真相,著作「荒木载记」乙书,而被视为制造混乱的异端。

《史记游侠列传》韩非语云︰『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可知士人言论若处于反对立场,必不为君主所喜,所以,枫岫主人被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将之狠很地拔除,那是必然之事。

而无衣师尹,他选择了另一条路,晋身为御用官僚,为慈光之塔寻求富国强兵之道,扩张领土以至立足四魌界,压制议论是为了把权威绝对化。

当太息公将枫岫遗体送回慈光之塔,师尹表面冷静,心绪却产生些许心痛,面对昔日僚友之死,让师尹心情不禁波动了。

对枫岫,师尹以国士之礼将其葬入四依塔,也让这份「道」不同,不相为谋的遗憾,从此能够雨过天青,一切恩怨随风而逝。

(九)悯苍生满目哀歌─谈战阵

无衣师尹心机深沉,「若武夺不能,便以计取之」这一句话,就可看出他的强势心性,当师尹持起羽笔,是睿智优雅的人臣,而转眼之间,他也可以成为决断杀伐的酷吏。

剑之初形容过师尹:「似清风拂人,似临渊之深,却在动念之时,夺人无声。」

魋山战役,沙场之上,敌众我寡,气势铿锵,激杀震天,无衣师尹若无过人之胆识,又何以能号令一出,让三百死士如心使臂,如臂使指?

战役以少胜多本是不易,师尹居高临下,俯瞰阵势,隐然已占先机,加上他诱饵诈死,待重新亮身,引发天水,敌方为之气夺,终于大获全胜。

天盆村一夕淹灭,当此时也,生为该村之民何其不幸!何其无辜!在魋山战后,师尹回到素还真之处奏捷,亦曾言道:「阻隔之事,只是权宜一时,我所要做的是永除后患」,对无衣师尹而言,决策就是残酷无情,这场战役让他的军事才能显露无遗,但也显现出个性上另一面的强悍狠绝,不禁让人惊寒栗栗。

兵燹战祸,但对师尹而言,怎么做,都是错,都是悲剧收场,师尹决意牺牲无辜人命,而他,也再次将罪恶全揽己身,魋山一役,师尹也不找任何借口去责,甘心独承骂名,每次割舍后的惆怅、浅眠和鼻下的血腥,对无衣师尹而言,是一次次的残忍鞭笞,这就是担当一切罪责的魄力。

(十)明月还来照孤影─谈殒落

人的一生,有时需在现实与理想间做出妥协,这种矛盾心情,我们不也一样?面对环境屈服低头,甚至做出违心背意之事,长久之后,自己都会渐渐厌恶自己,甚至,灰心到用一死以求全责备。

师尹面对寻仇而来的槐破梦,与其说他走到山穷水尽,倒不如说师尹已是心死之人,片段过往回忆翻转,那是真实的呈现,更是一种深刻象征。

此时的无衣师尹,第一次做了他个性上最不会做的事─『闭目就戮』彻底来解脱生命中的矛盾痛苦,他一生为「责」字汲汲营营,不退让,亦不轻言放弃,选择死亡,是他对宿世命运的反抗与超越。
其实,以师尹的善谋智略,纵横捭阖的能力,这样子的人,如果不是自己一心求死,我想,很难有人能彻底击溃他吧!

以深浊污垢之身,挣扎向光明清凉境地,己身缘法,己身选择,己身开悟,己身拯救。

写无衣师尹,难以纯良或纯恶来论断他,这一个角色争议性极大,他的情感、心理、处境,那是一种无法与外人言说的痛苦。

每个人经过一番割舍后,必生起另一番寂寞,内心狂风暴雨,表面上却还要装得风平浪静,久而久之,师尹的精神状态早已走入绝望深渊,无论他如何自我抑制、自我批判,自我努力,仍然无力改变自己的命运,从这份心理依据来看待无衣师尹的一生,这个善恶难分的角色,具有极高的探讨价值。

(十一)繁华落尽莫如君─结论

无衣师尹一生行为,德行是否真的有失?

当他承接一国师尹首位,即已注定没有为己辩驳之余地,也就是说,无衣师尹享有一国至高无上权力,就应有承担一切的责任,任何无奈与辱骂,本来就是无衣师尹应该去面对的。

身后功过是非,只能由后人评断,这一条难以言语的孤高心路,尽管他流了多少泪、淌了几次血,就是要走得无怨无悔,这才是一个真正有担当的高位者。

流光晚榭,声漏盏滴亮
仕宦为阶临镜窗,一眼尽,天下望

濯风山隅,清啸竹林响
半壶白露敬毫苍,谈笑饮,角空殇
筝弦低吟,何人挽凄凉?

愿无衣师尹来世,或为黎民,或为隐士、或为人师,不需承担一国之责,不必再有一世心苦,一个倾世奇才,走完人生之路,回想起师尹悲怆心路历程,有什么办法,可以不让人感到寂寞千古?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3楼猫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3loumao.com/531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