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 『剑之真意,不过自然,自然,不过是众生生命。守护生命,便是道之真谛。』–柳生剑影


※以剑悟道‧以剑号名※   
  
柳生剑影,拥有一股东瀛武士『自灭』的崇高精神,若以生命价值的层面而言,牺牲个人性命来彰显一瞬间的最高灿烂,不就是『殉道』压之以『义理』,这种强悍的震慑力,是很让人难忘的。   
  
在柳生剑影身上,可以看见那种『因痴狂而灿烂,因迷离而纯粹』的影像,剑圣,散发着只属于他自己的独特魅力。  
  
柳生剑影,无论他是生是死,早已注定是一场绝色之伤。  
  
有些人,天生就是要成为一段不朽传奇。
  

  
『不巧言、不俊秀、不幽默、不温柔』,一个古板又无趣的男人,这是笔者对柳生剑影的第一个印象,从夜叉洞现世之初,直到最后他与弃天帝在『盘隐神宫』一战,剑圣领悟道之极义,散尽自身意识,融入滚滚万里黄沙之中,『剑道』一词,被柳生剑影带入一个更深的层次。  
  
严格说来,霹雳布袋戏剑客不胜枚举,但以剑为道,以剑为师,用尽毕生精力,投注在『剑道』之上,能让
笔者印象最深刻者,唯有柳生剑影一人。
  
柳生设置自己来世一遭,是『因剑而生』,所以他该『为剑而亡』,但到最后,剑圣体解的何谓是『道』,却遗忘了他所使用一生的『剑』。   
  
我想,很多人可能看不懂
笔者倒底想写什么。
  
剑圣的一生,要分为几个阶段来描述:  
  
剑成之锐,破云穿宵,剑折之悲,天地同泣  
  
一把『绝世名剑』,必需有高巧匠师,以绝佳英铁,锻炼于洪焰火炉之中,进而吸收天地灵气终而能成,而柳生剑影,他就是一把绝世名剑,但可惜剑成之际,也就是剑折之时。  
  
早期的柳生剑影,初登场时,他给人的感觉是高傲、锋锐而无方,他的个性刚强倨傲,他的处世态度极端,他认定的是非难以理解,最遭糕的是,柳生剑影喜欢用自己的法则来强加在别人身上。  
  
只能说,这时候的柳生剑影,自大而傲视人间,任何一个江湖小咖,在他面前叫嚣挑战,甚至是谩骂污辱,柳生不会问是何原因前来挑衅,只要是对方修练不够,胆敢在他面前持剑,就是剑圣他挥剑杀人的理由,因为,柳生认为他—『侮辱了剑』。
  
不讳言的,柳生是非常优秀的剑者,剑术十分高超,领悟力也不差,但这个男人心灵却是贫瘠的。

他不知道日出为何要有日落?
他不知道春风为何要伴随花香?
他也不知浮云为何会让游子感慨?
  
柳生满脑子只有如何提升剑技,对于世间的荣华富贵,爱恨情仇都与他无关,挥剑杀人,是因为他认为对方能力太差,挡不住森森剑刃落下的方向,所以对方就该死。

初期的柳生剑影,就是这样的『简单』而已。  

若说,剑圣他是个坏人吗?  
  
那倒不尽然,柳生剑影一样会敬重疼惜别人,但这必需是剑圣特别认定的对象,『良峰秀泷』就是一个特例,这个东瀛阪良城的奇女子,是剑圣十分看重的弟子,可是秀泷却放弃了习剑,选择为百姓苍生付出一生。  
  
当秀泷公主佩剑,前来夜叉洞求见柳生剑影,起初剑圣是极度不悦的,但聪慧能言的秀泷,显然能够让剑圣对她刮目相看,进而收她为徒,直到师徒两人决裂之时,相信,剑圣心中应该打击很大,毕竟,他虔诚奉剑一生,这是第一次有人,选择他所不屑的愚钝众生,竟然舍剑而求去。  
  
在剑圣的生命中,第二个独特的存在,就是伊达我流,这个性格和秀泷公主迥然不同,极好动、浮躁又顽皮不堪的年轻人,最奇妙的是,伊达我流居然可以影响剑圣十分深远。  
  
从伊达我流在夜叉洞中聒聒噪噪、狂妄自大的种种表现,柳生剑影应该早就一剑把他杀了,若收这个性格与自己天差地远的家伙为徒,必然对自己是一件苦恼之事。

  
但奇特的是,伊达的活跳性格,他让柳生剑影看到另一种修悟之道。

『我若能接你一剑,你就收我为徒。』

这个少年,那怕是一丝一毫的渺茫机会,也都不肯放弃,勇于去挑战。

尔后,伊达更是心悦顺服地跟着学习绝不喊苦,让剑圣非但接受了这个徒弟,无论伊达如何的无里头、搞怪乱开玩笑,剑圣更是屡屡压抑自己的忍耐极限。

其实,柳生对伊达应该是有很大期待的,虽然他总是斥责:『你到底要如何才能静心?』却又将心血创作《万神劫》送与伊达,对一个为人师表的人来说,柳生只是希望伊达了解他的「道」就已足够,这时候的柳生剑影已经慢慢改变。

或许,从秀泷与伊达两个徒弟身上,柳生剑影得到了触发,他感受到一些自己从来不知道的柔软感觉,若说之前的柳生剑影是一把刚出炉的锐剑,而秀泷和伊达两人,便如同是一块磨剑石,慢慢打磨掉柳生一些太过锐利的尖角,虽然,这把神剑刀刃依旧锋锐,却已不是无可亲近的冷酷之剑了。

至于柳生剑影这把傲世神剑,他的剑脊与风骨,在何时才开始拥有强韧与张力?
  
※剑道之极,剑道之终※

柳生剑影是个寡言少语的男人,从扶桑东渡中土,寻求可以为自己证道的人,
在中原,他遇上武林高手东宫神玺。

剑圣喜出望外,也不管东宫意愿如何,直接就坐在人家门口苦苦等待,严格说起来,柳生剑影这种强人所难的个性又发作了,这让笔者了解,但就在东宫神玺为异虫所苦,柳生大费心力替东宫寻找解除方法,他非常坚持一定要东宫恢复完全功力之后,才肯举行武斗。

另外,在锋海盛会上的武学比试,剑圣也是这样的『牛执』脾气,曌云裳出招剑气凌厉无匹,剑圣使出证道之招-『万神劫』,曌云裳手持凰帝剑,以『傲凌霜峰寒胜雪』化解抗衡,此战,曌云裳故意未尽用全力,此举,也引起柳生剑影极度不悦,言道:
  
『剑势未尽而自尽‧剑意欲张而自驰,不让剑尽得其意,是对剑的污辱。』

柳生剑影的头壳,就是这样固执到硬邦邦,他要的是『光明正大』的武斗,绝对不取巧,也绝不允许有任何偏私之举,但是这种堂堂正正的武者胸怀,让中原人士对剑圣起了赞赏之心,所以,东宫为他甘冒叛国罪名去挑战竞天宗,而孟白云及赭杉军等人,在锋海盛会上也毫不犹豫的挺他。

柳生剑影的个性单纯,一如他的武学一般,剥离了复杂、机巧与变化,他把『剑道』归纳为最纯粹的坦荡与直接,通常,这种待人处世的方法,很容易被蒙骗或吃上大亏,但可喜的是,它却为剑圣带来中原人士的真诚关怀与支持。

人生中,有许多机缘的相遇及相知,让人接受淬炼与洗礼之后,变得能屈能伸,进而体悟出『刚柔并济』的人生哲理。

因缘际会下,柳生剑影进入红楼剑阁,认识了楼无痕及瞾云裳,让剑圣陷入感情泥沼。
  
尤其是楼无痕的出现,这个奇特女人的柔软与体贴,让柳生剑影这把『剑』,终于完成了最后一道工序。

楼无痕,是剑圣生命中第一次对异性动心,但却也是他最后一份的情感爱恋,面对楼无痕,剑圣曾经困惑、茫然,甚至抗拒过,不愿意承认自己也有感情。

记得,楼无痕曾问柳生:『你,肯放弃你追寻了一生的道,来爱我吗?』柳生沉默而无言了。

伊达我流也骂过他:『你,只懂得写一个剑字,那是天下最可悲的剑。』

其实,柳生剑影对于自己苦苦追寻的『剑道』,本身也是一直很迷惑模糊,他来到中原寻求真理,也就是这个原因吧!

人生所谓『至高至美』的境界究竟为何?
是否,燃烧了生命,就能换取永恒?

柳生剑影认为,只要摒弃七情六欲,去除妨碍心灵的东西,就可以证道,就可以达到人生追求的最高点,但笔者
认为,当秀泷公主对柳生说出:『你的剑,太无情』,应该改为:『你的心,太无情』则更为贴切。

她想提醒柳生剑影的是,追求无情的剑并没有错,但真实人生那是错误的,因为,人性上,你根本做不到。

当剑圣站在海边,看着滔滔浪花拍岸,在那个瞬间,他终于明白了。

『情如大江东流,万法自然不可勉强,否则,只是让心与剑,背离得越来越远。』

※用我心,唤妳心,始知情根早已深种※

柳生剑影回到红楼剑阁,面对瞾云裳欲杀楼无痕,他眉头一紧,毅然说道:『纵使天要她死,我也不许。』之后,便是他见过楼无痕已毁损的丑陋容貌,柳生还是一次次很自然的说出:『我思念妳了。』

这些话,自一个从来就寡言无趣的柳生口中,刚开始,真是让人有点不习惯啊!

但是,面对一句句绵绵情话,柳生的表情及与语气,总是那样平静而自然,笔者想,这些话,对剑圣而言,不都是他心中最单纯的事实,所以并不需要特意矫情吧!9

『因为我爱妳,所以我思念妳,我想见妳。』

就是,这么简单。

夫妇两人行走天涯,遇上了雅僧佛公子,楼无痕经过佛公子点化,决意出家为尼,柳生心头顿时大乱,证道之心瞬间瓦解,急奔寻爱妻。

楼无痕:『每个人都有他的天命,我也在找寻我的天命,而我找到了。』
剑圣:『妳的天命是什么?』
楼无痕:『我的天命便是你,你还不清楚自己的天命吗?』
剑圣:『我的天命,便是道。』

楼无痕:『道是你天命的一部分,并非是全部,为何你远渡重洋自海外而来,为何你进入剑阁与吾相遇,又为何因为我们让剑阁覆灭、神柱崩毁,一切皆应天命,缘起性空、因果自在,你深知此理。』
剑圣:『我不明白、我不明白,如果妳这样就走,当初我的犹豫、我的怀疑又价值什么?』

楼无痕:『那是经历、是过程,你知道他价值什么,只是你不愿意接受。』_  
剑圣:『是,我曾为妳在道与情上挣扎,因为当如两难的局面,才会令吾透彻从心随道。』
楼无痕:『我亦是同样爱你,此心至今不变、永远不变,出家是因为舍得。
剑圣:『舍得?』
楼无痕:『你舍不得吗?我的道指踏出第一步,你的道已在最后关头,为何到了最后,你反被最开始的问题困住。』

这一番言语,柳生剑影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震撼,『不曾提起不能放下,舍弃执着才能拥有,见山非山见水非水,一心专意忘心绝情,心无杂念纯粹单纯,不可名不可言不可状,是为道!』

『冲而不用,是不萦心不挂怀,无胜败无有无不有,执而忘喜怒悲憎爱别离,是谓道!』
仔细思量,楼无痕话中的『缘起性空、因果自在』,这是一条神奇的命运脉络,更深一层,就是人性欲望所种下的纠葛,剑圣东渡中土,给中原武林带来一连串的变化,


至此,柳生剑影终能一断因果。
万物有生自有灭,天地间真正能停留在永恒,便是死亡。

『柳生剑影』,这把神兵锐器,自灵光飞腾之初生,终于收敛了辉煌,还原成为质朴稳重的大器。

※夫妻情深‧生死相应※   

楼无痕落下三千烦恼青丝,柳生伸出手来,想要握住几缕风中的散发,就像是,要抓住两人之间最后的点点滴滴。
最后,柳生剑影决定,豁出生命来镇守住『磐隐神宫』,对抗弃天帝灭世之劫。


宗教上,对死亡的解释,是一种元神的转换,称之为『解脱』,而柳生以自行散尽元神,以「兵解」来诠释剑道的最高奥义,也为自己生命做了一个最完美的映证。

因为,他终于可以成为一把真正的『神剑』,成为与天地同在的『永恒』。


万里黄沙,面对九天之尊神祗弃天帝。
柳生剑影屈步成弓,羽开千锋。
此时,生命中一张张熟悉容颜流过脑海。

在那一刻,他懂了,他领悟了。
海的那端,有他一直爱护关怀的徒弟。
海的这端,有他生死相交的中原朋友。
在心海中,有他无法执手白首,却相知甚深的爱妻。

他要为这些人,守住一丝生机。
『剑之真意,不过自然,自然,不过是众生生命。守护生命,便是道之真谛。』

所有的心念涌上,柳生毅然尽散意志,向外扩张,将每一滴鲜血、每一寸力量,灌入每一把共鸣剑中,疾疾呼啸的华丽剑气,回旋在天与地之间,连那藐视万物的弃天帝也不禁动容,破例地以平等的姿态给予柳生剑影一份肯定与尊重。

曾经,柳生以为『剑与道』二字密不可分,所以,剑才是自己的道,忍受涅槃般孤寂,将生命奉献给剑。

曾经,执着剑的无上虔诚,但在他生命中最后一刻,他放弃了剑,才终于能成就了道。

当『柳生剑影』这把剑,折断一刹那,

他,只是被还原为一个至情至性的男人。


特写此文,非为剑,只为人。
如此而已。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3楼猫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3loumao.com/5179.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