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 以PVE部落的一些第一视角小事纪念即将到来的一周年 ” 回忆之谈

PVE部落的一些第一视角小事纪念即将到来的一周年
“长文警告,超级啰嗦,不喜请回避,没有懒人包XD”
3
2
1
开始….
大家好。我是ID赛亚朋克 的萨满,PVE服务器部落一个固定G团(MCBWLpve部落首拓)的RL。一周年将至,本来没什么庆祝的打算,结果这两天有人公频辱骂我的团员,到最后非但没有悔意,反而继续嘲讽不停,倒逼得我突然想庆贺一下了。
怎么庆贺?欸~想到自己是部落这边第三个满等的,前二都afk或者去其他服务器了,也许按时间记录一下自己的经历,让新来的朋友了解下服务器的历史也不错。可我毕竟只是一个普通玩家,记录的都是些第一视角的个人体验,充斥个人情感,所以无法见到全貌,全靠记忆还会有一些时间的前后误差。最重要的是也没什么drama猛料,相信大多数人看来就是些小事,所以各位就以小见大,多多补充陪我乐呵乐呵,亦或是对我嗤之以鼻就好。(里面涉及很多ID,有些出现了全名,除了部分ID就是不想改之外,若ID本人有看到觉得不妥,我马上删改,抱歉)。
2020/8/10
有人骂我团员,对方还挺自我感觉良好,一边双开造声势一边用毫无逻辑的话宣称他很讲逻辑。【你发巴哈啊】,直接用这句做嘲讽。呃,想发巴哈吧,没号,毕竟我是人在日本的大陆人,没台湾手机号。幸团员要替我发,好,那随便写写。
时间回到开服
很激动,终于又能玩60年代了。选了萨满,练到10几等,没事在公频开开玩笑,给新人讲讲任务怎么做。喔?有人要我进公会?【安,要加公会吗?】【好啊!】
  就这么加入了第一家公会,名字简练易懂,【Goodday】。挺好。
见到了会长,站在主城里,对每一个新玩家微笑【安,要加公会吗?】
第一次哀嚎
  怒焰的细节想不起来XD但是哀嚎,一生难忘。当时没坦克啊,结果抓到同公会一只战士,ID碳吉狼(以后简称狼)DD战硬被我逼成坦克哈哈。还认识了当时比我练得还快的萨满ID见朕骑姬。打的算顺利,升级学技能。
回到主城,见到了会长,站在主城里,对每一个新玩家微笑【安,要加公会吗?】
内部冲突
公会频突然骂起来了。法师ID达拉然X教导新手猎人【不抓猪的就是猪】。我还以为是开玩笑。结果【就是猪】【不管你说什么你不抓就是猪】连发,惹得一些人生气了开始回嘴。还好大家懒得吵,虽然没人出来管,还是平息了。
见朕骑姬有点生气,单独跟我聊【这公会怎么这样,都没人管的。就放纵别人骂人】。我那时才知道他虽不是主力,当年也是星辰公会的一员。作为首杀0灯尤格萨隆的工会,不管大家对他们如何评价,那种氛围和纪律性是他怀念的。
  渐渐的他AFK了。
偶然野外看到会长,不时停下来,对每一个新玩家微笑【安,要加公会吗?】
公会扩大
公会里人越来越多,一个公会要装不下了。最终开了几个分会,还搞了个公会共用的聊天频道。人多嘴杂,那个挑事的法师很快又跟其他人起了冲突。这次是ID纳兰XX的牧师,自称现实中是搞法律工作的,直接用上法律知识怼人给我留下深刻印象XD
在野外也到处都有同公会的玩家,先是认识了一位法师,我叫他杰哥。后来他也是全部落前五满等的。直到现在还在团队里帮助我。还有一位战士,叫他艾神,今后将是一起练到60一路上的坦克。至于他是怎么对PVE失望,转战PVP服务器的,后面再说。
哦对了,公会频道依然热闹,有聊食物的(ID以食物命名的太多啦XD),有聊现实生活的,还有那经常出现的【Itisagoodday(撑死了也就20多等):寄给我(荆棘谷的青山,绿装,有的没的)】。
成为干部
中间忘了隔了多久,大概是我们冲等最快的一波人在拓神庙或是黑渊,公会已经陆续出现许多干部,什么后勤官,职业长,秘书,仲裁等等。可能是因为一直是我在张罗拓荒吧,会长line我:要不要做策略长。
  【我只对拓荒带团有兴趣】
  【可以】
就这样,我成了公会第一任策略长。很快我就进入了干部群。其中还认识了往北,神乐 两人。
看到干部层蓬勃发展,我当时充满信心与期待。可是现实很快给了我一巴掌。
顺带一提,当时line干部群里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一句话是
  会长:【以前我做政治工作的时候。。。。。。】
  后来我们都有个笑话:GD会长宋楚瑜说XD玩笑话啊,别当真。
现实的残酷,第一次退会潮
也许就是冥冥注定,魔兽编年史中有几次大战,这公会就有几次退会潮。
逐渐,我们第一波人满等了(第一个满等的是个法师,叫wings,一起打本的主力),开始农怪买千G马。之前提到的艾神 因工作原因离开一段时间,再次变成了主坦。我一边自己刷副本,一边尽自己干部的职责,补萨天赋但还是去帮带血色图书馆,哪里缺补我就冲过去,当时还不多的群体buff书,我拿到就给会里的人。因为一本群体祷言的书和帮助打了一次神庙,我还认识了后来LF公会的创始人腊肉。
可是回头看看公会频道,争吵不断,干部没有强有力的劝阻,偶尔还以言论自由为名无视侮辱性言语。期间还发生了有人恶意篡改他人公会备注的事件,也是处理得够烂。终于,矛盾爆发了。
还是那个法师达拉然X。一个女孩子,ID忘了,是个牧师,在公会频控诉那个法师对她骚扰,而干部群得到举报之后没有处理,跟没事发生一样,这让她愤而转到公会频开骂。事情开始逐渐闹大,我奇怪的问同行【为什么不踢掉他而只是进行用过两次的,毫无用处的口头警告?】。我实在是不懂,一个三次挑起大骂战的人,为何还要留在公会里作乱。那一刻真的有想自己是仲裁官就好了。
  【个人自由】【等报告会长再说】
  这就是我得到的回复。
  牧师和她的朋友们退会了。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玩经典版。
而时间正赶上碳吉狼我带团拓黑上,全公会的核心玩家齐聚,都在以此作为MC拓荒前的磨合。我还记得当时要帮战士职业长IDXX去确认黑上火抗buff改掉了的传言。大家可谓卯足了劲。但是公会频吵翻天啊,会长和负责相关事宜的又不管。我,德鲁伊职业长神乐,当时那团的指挥碳吉狼,一边拓荒,一边还要在公会频平息事态,好不劳累。要不是还有位法师面XX也发话,记得好像也是干部,我可能都要误以为这团没有其他干部了。
  【我只对拓荒带团有兴趣】
想起那时的话,我不禁怒火中烧。这公会在干什么?这样下去我能有一个带团冲首杀的环境?不只我一个人,大家在团里群情激愤,连侮辱骚扰他人都不管的公会哪里有光明未来。更何况当时一系列出台的政策,摆明就是重干部,轻普通会员。而干部大多都是毛遂自荐,什么人都能当,有些甚至是对魔兽一窍不通的小白。世间不存在绝对公平,可是相对公平也不去努力?
神乐当机立断,立马退会。紧接着,退会潮开始了。以几个干部为首,一批人员开始退会。新手们不懂具体情况,退会的还少,可是到了60和接近60的,我们并没去号召,一些自己选择离开。很多离开的人几乎都是同样的话【除了负责带团打本的,哪有干部管事?】【我就想好好练等打副本,每天那么多烂事】【身为会长,每天站那收物资,也不知道给谁用了。不管事也不练等,就知道不停收人,他真的是来玩魔兽的?】。
的确,后来有些公会从GD分裂出去,或许可能涉及dkp,装备,物资,人员等问题。可是我们离开的时候,连MC都还没开始(此时会长和干部已经有dkp了你敢信?新手去查查什么叫dkp吧。。。)。我们没拿公会一分钱一分物资,反倒是尽心尽力。是会长和某些干部用态度和奇怪的政策气走了我们。我们心中无愧。
于是,我的第二个公会,游戏里的第一个家诞生了【神乐和他快乐的小伙伴】
名字够让人不想加这公会的XD
世界很大
紧接着,腊肉 以及第二批感到失望的人离开公会。于是当时部落又一大公会,【love&family】成立了。我们跟LF其实也有小矛盾。一个分歧是我们想弄固定G团,他们想弄DKP团。还有就是有人因为公会备注栏事件误以为神乐是工作室XD。大家都知道,G团这些年名声确实没那么好,很多人抵制G团。一开始跟腊肉还私下闹了点小脾气XD,但是他也开导我,我也选择理解,最终两拨人没能走到一起,称不上朋友但也不是敌人。他们也逐渐壮大,能开出多团了,可谓欣欣向荣。而且黑龙公主应该就是LF首拓的。
再之后,带着第一波退会潮的最后一批人离开了公会。创建了【鬼灭之刃】公会,我们的联合G团也以碳吉狼 为团长,神乐 RL,我为负责一切其他事务,正式开始了。其中一位战士不得不提,ID文雅小妹妹,当时在GD,此人人尽皆知。他不是干部,热衷打副本,练等期间在缺少坦克的情况下,硬是拉着一批人打到了副本,更快的到了60。这样一个干将,到了60也看不下去那个奇葩制度(G可以买dkp,同时对外嘲讽G团你敢信?),选择离开去投奔。很快,他成了负责招募团员的主力。
也是在离开之后,我才发现,曾经的美好感觉让我膨胀了,眼睛里没看到那么多默默努力的“小”公会。深渊,借钱,疯人院,虎牙等等,包括一些留在GD的玩家,到60的人数太少,都来参加我们团以积累装备和经验。而他们真的很强,狠狠打了曾经的我的脸。那时我还傻傻的以为,最强的玩家都在GD了,实际上并非如此。很多人都是完全没打过60年代的团本,但是这样一群人,很快的拿到了首拓。手上没药水没buff装备很差的一群新玩家,从能浇水开始,打MC9王一次过且几乎没死人,你能想象那时团员的自豪感和身为指挥的满足感吗?XD
想到这,还要深深的感谢深渊的会长艾利欧。可以说没有他,没有他的会员,我们这团可能很难打这么顺。大恩永远不忘。
MC的故事
各公会各团打着MC的时候,GD也在打。不愧是大公会,各种精炼灌下去。。。然后打得稀烂。是团员的问题吗?我看是干部根本不研究战术的问题吧。我也来一波合理推测嘛XD这确实不是实锤,不用多想。
不过团队打的有好有差很正常,又不是打的差就不能玩游戏。可是那制度欸XD很快,又一个公会拔地而起,【ShadowLands】出现了。他们本是GD很强的团,为什么出来了?那些制度问题请SL的人来补充吧,如没人补充就不说了,毕竟没得到SL的同意,不能乱说话。总之,SL在成立之后,团队也是越打越好。
现在其成员也偶尔来我们这打打MC,提一下装备或者赚点小钱,这是后话。
不过有一点可以提一下,那就是作为公会团,计划开很多团队情况下,你猜怎么?居然要求团队成员不能固定。Emmm。。。宁可副本打起来体验差,也要防止小团体?也许吧,可以理解。但仅此而已吗?看看当时还40多等的会长大人,再看看后来MC大家都打烂了的时候,终于练到58等的会长直接进到副本里,用MC还没开始时就凭空出现(干部做点文书工作就有dkp。。dkp是什么意思去查查好么)的dkp直接拿装备。。。哈哈,也是,要是一开始就让固定,他不就进不来了么。
还记得上文说的艾神 吗?他工作回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是跟着GD开始拓荒,但是很快便被气走,最终去pvp找他的朋友去了,不知道还在不在玩。
期间还有过文雅用三周千G马为噱头找人被嘲讽事件。这确实不太好XD只是出了次双风脸分的多,有点太膨胀。不过人家根本不信我们出双风脸,直接就说我们唬烂的,可还行XD毕竟让会员们不相信其他团的真实情况是简单易懂的方法,可以理解。顺带一提我们可坚持G团原则。最有钱的是个贼,GG说话,至今的两把风剑都是贼买走了。到现在我们两个主坦拿着奎尔塞拉或奈斧,照样pve的黑翼dps打到前70,一坦不死过二王。在很多人看来这没什么,这服务器可没那么容易XD
  接着还发生了40多等的分身公频说我们团黑G的事件。当时由于人越来越多,神乐单独出去带后来的人开了个二团。他就正常组队频组人打团,正碰上楼上开dkp团还是什么来着。一个40多等的猎人直接出现,说神乐黑G。啊,我们到开团时间了想开个团都不行的?必须躲着你们,让你们开了我们才可以正常的组人?直接黑别人说黑G可真够狠的。真当参团的那么多公会的人都是瞎子,黑G都发现不了?
这里我要感谢一下当时的GD干部,应该是跟我以前的职位策略长一样吧,叫他贫奶。我相信这是个真正想做事管事的干部。我还在做策略长时他就进了干部群,后来我退会,直接屏蔽了会长的line,也是他来找我劝我回去。总之后面还会提到他,所以这里不多讲,只说他很快处理了问题,这点表示感谢。
 
 
BWl开了
BWL之前还要说个小事。某法师,也是干部,居然在5人本里需求斧头你敢信?事后也丝毫不觉得抱歉还理直气壮呢XD
这时神乐 工作变动,afk了。二团后来也重组,由另一位本团的核心会员接手了。而考虑afk之后公会还叫神乐和他的伙伴也太奇怪了,便创建了新公会【IMBA】。我也自开服以来第一次做了一个公会的会长。
很快bwl开了,新政策是:在MCdkp不能带到黑翼。本来没啥问题,可是欸,很多人dkp,尤其是一些分霸的dkp,他不是出席拿到,是花大量G买的啊!印了“债券”,转头不给兑现了啊XD总之,政策也有过相应调整,但是还是有人afk了。
后来我们首杀了奈法(34个人杀的,没让喝精炼没世界buff,巴哈有文和影片),GD的新会员在说什么?在说【我还以为一定是我们公会首拓欸】。哈哈,也许这就是我们团的实际情况吧。
一个是我们团低调,低调到巴哈有关PVE部落的文章里,我们只能以【其他G团】的名字出现XD。再一个,我作为一个大陆人,坚持这样一句大陆常说的话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所以说啊,我们很少出现在公频对话里,很多后来从其他地方到我们团的人,都表示不知道我们的存在XD。我们只想安安静静的打团啊。每次有drama,不涉及我们或像深渊这样我们感恩在心的,我都在团里再三强调,【认真打团,不要惹事生非】。
  但是你骂到我们头上了,那我们也不是不会回嘴的哑巴。
(至于到现在,GD团在一些人喝着精炼的情况下,还能偶尔黑翼灭团的情况我就不多提了,毕竟上面也说了,玩的差也不是不能玩游戏嘛。我看有的黑翼野G团也会灭团嘛,人员不固定会灭很正常。但是某些干部有没有用心做攻略,做指挥,普通会员们自己回想吧。)
大家正打着黑翼呢,又一次,又一个公会从天而降。【幸运女神事务所】诞生了。谁带人离开了?好像是有MC带团拓荒的先锋,我还在GD时就有在发各种攻略帮助新人的强袭 XX。所以我挺惊讶的。不过这次我是真不知道任何内情,所以不多说,还是,有人愿意补充就补充,不想提起就忽略掉。
另一个人也去了幸运女神,就是上面提及的贫奶,这个我是真的被吓到了。快1年前,我在GD的末期,贫奶能进入管理层,是上来就给会长写了一封超长的,公会开团制度相关的信。当时会长还在line里展示了信,说他多有心之类的。且不论我对他开团理念的内容是否都赞同,但这样一个几乎奠定基础的人居然离开。。。由于不知内情,真真是让我讶异连连。
时间回到2020/8/10
时间就这样来到了今天。有人可能要问了【你啰啰嗦嗦的,快点,到底发生什么让你写这么多流水账啊?】
欸,各位别急,这就说来。P5开了之后,自然就有交物资的问题,也自然就有想快点交的,有想慢点交的。巴哈上也不少带节奏的嘛:有说晚开是让工作室获利,有说早开才是让工作室获利。至于是哪种,我就举陆服第一个开门的奥罗服务器的例子。因为公会提前准备好物资,快速开门,导致工作室接的单子废了,工作室气急败坏的抹黑攻击此公会。想必此事大家有所耳闻。其实还有谣言,说工作室放话要买那个开门公会的会长一只手。当然,笑笑就好,就算真有其事,顶多就是做样子给老板看看态度,表示自己努力了。台服呢,pvppve的情况又是不一样,所以你怎么看?
说回PVE部落。确实有不少单刷脚本在,但要说工作室,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团体是。不过,GD,不是工作室却做跟工作室很像的事:G交易dkp,抹黑他人,卡物资做坐骑等等。这就很奇怪了。
那他们当然有自己的理由。从昨晚公频上打出来的看,有这几种:让更多人拿到当年没拿到的坐骑;跟联盟互通物资是舔联盟屁X;拦截物资也是游戏一部分,我乐意你咬我啊。
  呵呵,各位自己评断吧。
反正呢,大混战开始了。我的团员也被嘴到,那我也就出面了。
嘴的内容大概是【鬼灭小公主打团dps也不行补也不行,打虫皮让团员当奴仆】
  哈哈哈哈啊哈
请各位先忽视她的性别。我很讨厌说女玩家就要降低标准怎样怎样的。
会看WCL吗?补就不说了,我们团的补经常补不出去(毕竟不像某些人无脑刷过量治疗嘛),wcl根本没法参考。这几个CD正好是暗牧打的,她是全pve部落第16。只有龙头和哈卡buff。一个暗牧,吃了两个buff,打到第16,这叫dps不行,哈哈,请问你们团打个黑翼还要2小时甚至3小时,高装等甚至还吃精炼,dps还那么靠后的算什么。dps很行呗?
  再说打虫皮,太可笑了,居然有人打自己脸XD从拿到三王头开始,她除了工作时间,一个人勤勤恳恳的农虫皮,我们这些认识时间久的团员没事帮他打打。其他人该做什么做什么。大多数团员如上文说的,平时都不上,根本不可能帮打。即使帮打的,也没被强制要求什么,很多人都只给了她一些,我写这文的现在,中立拍卖行都能看到我的团员挂的虫皮。要真有强制,还能让他出去卖?
那反观不把会员当奴仆的伟大GD又是如何做的呢?先是定下个名单,让这名单的人拿坐骑,却美其名曰【让“大家”拿】。头一号是谁?还用说吗,当然是在收人,文书工作,金钱交易政策制定,以及发呆看风景上非常非常辛苦,值得尊敬的会长大人。具体操作,简单,站在塞纳里奥城堡的旅店里,把自己伪装成一个npc,会员打到皮,点击交易,记分员给你记dkpG,结束。哇,原地站着的是对团员好,自己费力农的是把人当奴仆欸。那有人就说了,【这不是给dkp了嘛,跟花钱收一样啊,而且也允许换G而不是dkp啊】。好,我请问普通团员,你拿到了更多dkp了,装备也确实有所成长,但打团体验跟拓荒时比变得好了吗?何况为什么你打了这么久的团,一个dkp团,却是一些干部的好几个分身和突然出现的土豪先拿了极品装备满装了?干脆不要有普通会员了嘛,靠干部自己多开打团就行了呀。说的是谁用脚本多开刷怪,自己心里有数喔。一直不开门,大家的月卡钱是不是钱?还是说你们公会的是钱,其他的就不是?更何况,他嘴的可是把团员当奴仆,你不管给什么,自己农的是把人当奴仆,站着不动的反而不是?这就是你,ID威威王的干部讲的逻辑?狗屁逻辑!再提醒你一次,也许有人欠你们什么,但是我们第一波出来的人,什么也不欠你们的!何况我们在的时候,你们有些人都还没来经典版。不要以为开服玩家都afk了,一切我们都在看。
    
写在最后
曾经我也幻想能像pvp部落那边的语则那样,BOH那么多团,不管大家怎么评价他们,反正至少那种架势是我的梦想,我很向往。想想还在那个公会,没出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能带着10几团人,虽多是新手却也能冲击极品装备。。。可惜一切皆泡影。
以【发泄情绪,配合对方让我发巴哈的要求】为目的的文章基本结束了。我最后还是要说,我的目的不是搞垮谁。讲道理,管理一个大量人员的公会,且不说这大量人员是他自己非要弄来的,确实是一件难事。更何况,我开头就说了,就我写的这些流水账,很多人看完了还觉得GD做的对呢。即使现在他们就把屯的和拦截的物资都交了,也是开不了门。所以即使知道GD的计划时,我也没准备说什么的,说出来的也没多大作用,就自己努力捐呗。但是辱骂我的团员,还主动要求我们发巴哈,那我还是要配合一下。
以及,参与本团的一位法师,昨天被直接从他们的line群踢掉,理由是其【不认同GD方针且加入攻击GD的一方】依据年初宣言踢掉了(厉害,还有宣言呢)也顺便回应一下某些人在其他文章里质疑【怎么你们还特意去加别人line群,探听情报】之类的,抱歉,不是我们特意去加,是第一波很多人离开时都是line群或者day频道里不说话的小安静,有些人走的时候就没出来。这也侧面反映了你们公会管理得有多差,连哪些人是离开了的都不知道。而且像我个人,从离开那一刻起,为了避嫌,我不只退出,更是直接在line拉黑单以表不再关注。的确有些消息是留在里面的人看到的,但也有许多消息都是GD内部出来的人生气了发给各个公会罢了。比如那个拦截物资的截屏,就不是我们的团员截的。而一些迷惑发言,有时会有人截来看看笑话倒是事实XD而且我们也不是什么都知道,像女神公会为什么离开,我们就不是很清楚内情。何况不涉及我们团的,我们也不会说什么。这件事之前,我们有在巴哈发过哪怕一篇文章吗?没有。
最后,我得强调我不是什么坐地成佛的圣人,就是个普通玩家。所以别拿圣人要求我,我当然可能有很多“主观情绪”和“片面看法”。在游戏里也不敢说所有事情都做对了,但是我没做过亏心事。还是欢迎大家补充或编造黑料来骂我。编黑料时做好功课,一下子被拆穿就没意思了喔。
  我是ID赛亚朋克 的萨满,一个在日本玩台服的大陆人。不是本人巴哈号,也有自己的生活,如果回应慢了,提前说声抱歉。
对巴哈的规矩我也不是那么懂,若版主觉得这篇不妥,要删掉,我全力配合。
  谢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3楼猫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3loumao.com/4255.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