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第一季动画+小说,个人观点的剧情统整

侍奉部──创建羁绊篇
比企谷 八幡
 
从小遭受他人的冷暴力,清楚自己不讨人喜欢,所以选择离群所居。
 
小学时被嘲笑比企谷菌、比企谷蛤蟆
大家嘲笑的对象,玩鬼抓人一定得去当鬼,玩对抗游戏会被推去当敌人
 
内心渴望能跟人好好相处,之后经过多次失败后,心灰意冷。
 
大老师变得厌世,但没有产生报复社会的思想,行为与正常人无异。
 
知道自己惹人厌的地方,眼神、言语、性格、思想。

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减少自己被他人冷暴力的机会。
 
手机只有家人,达到边缘人的最高境界。
 
平时常观察别人的相处方式,养成了看破他人内心想法的专长。
 
因而觉得多数人的友情十分虚伪,与他追求的「朋友」差距甚远。
 
大老师做事之前会想好理由才行动,不做无用功之事,确信符合自己的信念才会做出行动。
 
尽管抗拒社会化,还是持续好好学习,不做虚伪的妄想,戒除中二病。
 
智商高,性格温柔且极具正义感。
 
懂得体谅父母的工作,懂得照顾自己的妹妹。
懂得自己会破坏气氛所以独自一人,懂得挺身而出拯救一只小狗。
 
喜欢自己的一切所以选择不改变,认为能接受真实的自己才是所谓的「真实之物」。
 
不会勉强别人也不会勉强自己,觉得勉强做出的决定不会长久,终有一天会支撑不了而破碎。
 
「改变才是逃避现在的自己。」
 
「你只是在逃避,但人不改变是无法前进的。」雪乃反驳。
 
「你说的改变还不是为了逃避眼前的状况?那到底是谁在逃避?真正的不逃避就是不要改变、直接面对啊!为什么你不愿意肯定现在和以前的自己?」
 
「……那样解决不了烦恼,也拯救不了任何人。」雪乃表情严肃。
 
─────────────────────────
 
主动向雪之下雪乃表达成为「朋友」的意愿(被拒绝)
 
1.立场相同,遭到同侪的冷暴力,仍不改变自我,对他人直言不讳。
                    同样状况,大老师不改变自己,却选择闪躲人群。
 
2‧能力憧憬,在成绩与能力上,认为雪乃比自己优秀。
     雪乃接受冷暴力时,认为是他人的错误并非自己,甚至有为此而改变世界的想法。
 
3.没有朋友,两人对朋友的概念接近,对自己的感受不会撒谎,个性不会为了朋友而妥协。
 
常常跟材木座相处,却不认为他是朋友,觉得他很中二且做事不切实际。
(立场相同,但追求不同,老师厌世,材木座寄托二次元)
 
─────────────────────────

高一入学第一天,大老师飞身救狗出车祸,回归后便没有在新班级里找到朋友。
 
团子之后送来礼盒,被妹妹吃掉,之后不记得送礼的人是谁。
 
高一相模南跟团子同班,但三浦不同班,高二时曾经重新分班。
 
相模南与团子在一年级属于最受欢迎阶级,高二时团子被三浦拐走跟叶山一伙属于最受欢迎阶级。
团子、三浦、雪乃、海老名是校花级别,三浦的交友标准──可爱程度。
(推测大老师高一跟团子不同班)
 
在高二团子6月18号生日以前,大老师被迫加入侍奉部。
 
团子做饼干事件中,大老师认为送礼只要能表达心意足以。
(团子的饼干应该是要送给大老师,因为一年前的救狗事件,想关心救命恩人+边缘人)
 
团子之后送了很难吃的手制饼干,大老师还是忍着吃完。
 
团子被三浦冷暴力时,大老师选择出声制止但并无效果,不擅长硬碰硬的解决方式。
 
─────────────────────────
 
大老师中午因为识相,所以不在食堂餐厅吃饭。
 
被彩加邀请进网球社时,选择网球社也不要待在侍奉部,遭到雪乃驳回。
 
面对叶山集团抢网球场地时,大老师打算要下跪自爆让对方离开,被雪乃救援。
 
因为时常在外面吃饭,掌握风的流向,打败了叶山集团。
 
志向是家庭主夫,不想变得成像父母一样的社畜,也懒得与别人相处。
 
不确定自己跟彩加是不是朋友。(相处的时间不够,没有真正的了解)
 
面对叶山的委托,知道叶山就是事件的争端,要他自己退出组队。
成功解决委托,叶山对自己是争端这点感到痛苦。
 
川崎沙希为了升学偷偷打工,让其弟弟感到担心,大老师提供奖学金管道解决事件。
 
「也可以理解亲情是离自己最近的陌生人。」
有些事情不想让家里人知道选择隐瞒,家人之间造成的陌生感。
 
─────────────────────────
 
知道小狗的主人是团子后,大老师在校外见习中对团子坦言,自己不需要她因为可怜而产生的温柔。
 
「由比滨总是那么温柔,所以直到最后仍旧温柔。如果说真相是残酷的,那么谎言想必很温柔。」
「所以,温柔只是一种谎言。」
 
大老师讨厌温柔的女生,因为那些女生总是会让人错判其行为的真意,并非特别地对自己温柔。
 
大老师的痛苦回忆,在国中时期多数是女性造成。
有时候温柔的话语会让大老师误会对方愿意与自己交好甚至是交往。
 
先是被男生霸凌,之后想跟女生交友却被说是自作多情。
 
大老师斩断情丝转生成圣人,面对所有温柔的女性皆是敬而远之,不会再轻易地相信。
 
大老师不需要他人同情,因为他喜欢现在的自己。
 
─────────────────────────
 
一周后,团子退社危机。
 
平冢老师要求增加一名社员,大老师应邀与雪乃一同出游买团子生日礼物。
 
雪乃的双马尾装扮是特地打扮的。
雪乃买下了大老师觉得不错的厨房围裙给自己。
 
阳乃对大老师与雪乃一起购物感到兴趣,追问两人关系。
 
大老师看出阳乃表里不一,待人很温柔且热情,真实性格上却不老实,不像是温柔的人。
(对比团子的天真温柔,阳乃的温柔有虚伪的成分)
 
团子觉得自己并没有同情或特别关照大老师,她认为是更纯粹简单的感情。
(团子想跟大老师做朋友,但一年前的事没有交代清楚,意外引起大老师的防卫之心)
 
雪乃要两人将过去一切做结束,重新开始,在这个侍奉部里。
 
─────────────────────────
 
鹤见留美被孤立事件。
 
大老师认为被孤立、孤身一人并没有什么问题,有问题的是那些怀着恶意使别人孤立自己的人。
 
叶山认为只要大家好好相处,互相配合就能解决,大老师发出不认同的干笑声。
 
表面上大家会好好相处,但私底下的冷暴力依然持续,有些人的恶意不会因为法律出现而结束。
 
大老师面对被孤立的情况,认为如果选择反抗,努力做更好的自己,被认为是自以为是,只会被更多的恶意攻击。
 
漠视好人一时的关心才是正确的方法,因为好人不会随时随地都帮助你,问题要自己解决或是躲避。
 
雪乃>被孤立>做更好的自己>因为忌妒而更加恶劣的冷暴力>不屈服>双方持续对峙。
 
大老师>被孤立>低调生活>偶尔成为班级上的边缘笑柄>双方互不来往。
 
─────────────────────────
 
大老师提出摧毁人际关系对策。
 
将小学生们集体弄哭,露出人性最恶劣的一面,让「排挤人团体」的关系破裂。
叶山认为大家会团结一心面对困难,同意了大老师的作法。
 
结果同学对鹤见留美恶意减少了,但她没有做出性格改变,依然没有朋友。
 
「……可是,在知道是虚假的情况下,依然决定要伸出援手的话,那肯定不是假的。」
大老师看到鹤见留美对他人伸出援手发出感叹。
 
「那个孩子救了大家吗……真不敢相信…」雪乃对鹤见留美的举动感到不可置信。

平冢老师觉得大老师的方法十分差劲,正因为差劲才会让其它孤独的人觉得亲近。
 
雪乃认为大老师的手段差劲,但至少是好的结果,也让鹤见留美保有自己的意志。
 
叶山觉得大老师至少解决了问题,不像过去的自己,无能为力。
 
叶山问如果小学跟大老师同班会发生什么事?
 
大老师觉得自己仍然会被排挤,叶山不认同。
(大老师会对雪乃伸出援手,两人将成为伙伴)
 
叶山确信自己不能跟大老师好好相处。
(叶山选择大家,大家却排挤雪乃与大老师,叶山没有能力做出改变)
 
大老师发现雪乃搭乘的豪车就是撞他的那台,对团子假装说认不出来。
 
团子找大老师去看烟火,大老师找了妹妹一起去,被妹妹拒绝,最后以给妹妹买礼物为借口出门。
 
遇到相模南,大老师担心团子评价受损而自主离开,清楚感受到对方的恶意。
 
高二后相模南忌妒团子在班上的地位,开始话中带刺,团子仍当对方是朋友。
─────────────────────────
 
遭遇阳乃后,阳乃故意忘记团子姓氏,掌控话语权,阳乃怀疑两人关系,担心雪乃会落单。
 
团子说雪乃想考理科,阳乃觉得雪乃仍然在模仿自己。
 
「从以前到现在,一点都没改变……要么用一样的东西,要么把东西让给她……」阳乃的抱怨。
 
看到黑色豪车,两人确定撞人的车来自雪之下家,阳乃没想到雪乃没有解释过。
 
送团子回家的路上,团子表示自己不想被雪之下蒙在鼓底,她想要跟雪乃关系更好。
 
「我不认为不知道是什么坏事。要是知道的事情增加,麻烦事也会一口气暴增。」
大老师认为,对方既然不想说明,那就不要去窥探别人的秘密。
 
团子希望大老师以后主动对雪乃伸出援手。
 
「不,那是不可能的。」
大老师不认为雪乃需要帮助,且自己也不会主动帮忙,除非雪乃要求,但那也不可能。
 
团子认为大老师一定会帮助雪乃,因为大老师曾不求回报地帮助过团子。
 
「不要对我抱持那种期待。」
大老师不想让团子对自己抱有期待,说了一句狠话。
 
「就算没发生那场意外,你也会帮我。」
团子觉得不管过去发生什么,自己遭遇困难的那天,自己一定会到侍奉部,也肯定会被大老师帮助。
 
「然后,我一定——」
两人对视,大老师以手机为借口打断团子的话,拒绝接受团子的感情,无论友情还是爱情。
(团子应该没有要表白,大概是想说我一定会成为大老师的朋友。)
(大老师不信任团子一时的话语,不认为此时的团子适合做自己的朋友)
 
─────────────────────────
 
开学在楼梯碰上雪乃,雪乃寻问大老师是否遇过自己的姐姐。
(确认姐姐是否说谎&确认大老师是否知道车祸的是自家的车)
 
雪乃准备再次开口时被大老师打断。
(想要解释车祸&想要解释自己为何没有主动说明)
 
大老师第一次自内心讨厌自己。
 
「妄自期待,妄自把理想强加在对方身上;自以为了解对方,最后又妄自对她失望——我已经告诫过自己无数次,结果还是改不过来。」
 
「雪之下雪乃也会说谎。是多么理所当然的事实,我却无法接受。我讨厌这样的自己。」
 
大老师曾经妄自以为别人对自己温柔,是想要关心自己,之后才发现对方对所有人都很温柔。
 
(大老师曾经妄自以为总有一天,有人会主动关心并了解自己,接着成为朋友,然而到高中他都没有找到「朋友」)
 
(大老师不愿意受伤,所以选择远离人群;不愿意失望,所以不相信任何人的只言词组)
 
(对人性冷漠的大老师再一次感到失望。)
─────────────────────────
 
「你要成长是你家的事,我凭什么非得帮助你不可?」大老师讨厌流于表面的相模南。
 
侍奉部因为车祸事件陷入尴尬,雪乃打算借着校庆暂停侍奉部,三人赞同。
 
相模南来侍奉部求助,样子有点虚伪。
雪乃最后答应自己一人协助校庆活动。
 
团子觉得雪乃的态度与做法不对。
态度不对:违背雪乃授人以渔的理念。
做法不对:不愿意跟侍奉部商量就自己决定。
 
大老师没有多言,离开后,只觉得一个人待着的雪乃看起来有点凄美。
 
校庆委员会,雪乃展现领导能力,相模南落人一等,阳乃出现开始捣乱。
 
阳乃知道雪乃在侍奉部待不下去,且认为雪乃会追随自己的脚步,模仿阳乃的经历。
 
相模南忌妒雪乃,自己不做出努力反而扯后腿,跟着阳乃一起捣乱委员会。
 
叶山出现在委员会,提出帮助的意愿,巡学姊在一旁答腔,用形势迫使雪乃接受帮助。
 
「靠自己的力量努力过来的人,为什么非得遭到否定?」
看着一言不发的雪乃,大老师抱着这样的信念开口。
 
大老师说大家只会单方面的寻求帮助,把事情都丢给自己,最后打了个哈哈,假装是开玩笑。
 
雪乃叹气表示是自己分配工作出了问题,愿意接受他人帮助。
 
雪乃病倒在家,大老师跟团子去探望。
 
团子责备雪乃让自己过度劳累,不寻求侍奉部的帮助。
 
大老师不认为雪乃不寻求帮忙是错的,但把因此把自己累倒的做法错了。
(不寻求帮助,那就倚靠外援;不倚靠外援,那一开始就不要逞强)
 
雪乃最后妥协,谢谢团子的心意,以后会试着去倚靠她。
 
大老师先离开了,并下定决心要帮助雪乃,用雪乃无法做到的方法改变世界。
─────────────────────────
 
「ONE  FOR  ALL」叶山很喜欢这个标语。
 
「先让一个人受伤,再把他排除在外……一个人为了大家,不是很常出现这种事吗?」
大老师在会议中开始群体嘲讽,这一次没有丝毫玩笑,开始疯狂地抱怨某些人逃避责任。
 
「人~仔细一看,半边的人在纳凉的校庆~」对相模南一阵输出,引起所有怠惰者的不满。
 
阳乃发出爆笑,雪乃也藏在会议记录后面偷笑,最后驳回大老师的意见。
 
会议后,雪乃对大老师发布关心,希望他可以解开误会。
 
「……你老是在无关紧要的地方找借口,到了真正重要的关头,却闭上嘴巴不说话,使对方也没有办法找借口。不觉得这样有点卑鄙吗?」
(当有人愿意为你挺身而出的时候,你却不做任何辩驳,放任恶意蔓延。)
 
「……那么,我只好再跟你确认一次。告诉我,刚才那个到底是怎么回事?」
雪乃再次向大老师确认是否真的不愿意挽回自己的名声,甘愿被人误会、针对。
 
大老师转移焦点,没有正面回答。
 
「每次看你这样子,便觉得勉强人去改变实在很愚蠢……」雪乃轻笑,两人感情升温。
 
「什么样的人,最能让一个团体团结起来?」阳乃十分欣赏大老师的自爆。
 
「冷酷的领导者。」大老师转移焦点。
 
「目标明确的敌人。」阳乃说出大老师正在扮演的角色。
 
「认真的人最帅气,不认真会变成比企鹅。有了这样的标签,大家即使心里不愿意,也不得不好好努力。」
 
大老师发现阳乃也故意在当雪乃的敌人,是希望雪乃有所长进。
 
─────────────────────────
 
校庆期间大老师问团子是否问过雪乃车祸一事。
 
团子表示没问,希望雪乃有一天会主动将烦恼说出口。
 
「到目前为止,总是由比滨主动接近我们,所以她一定会继续等待。雪之下明白这一点,为了回应她的心意,同样想着要自己踏出脚步。」
 
「如果是不管经过多少时间也不会有改变的人,我就不会等待。」
「不。我不会等他……我会主动接近他。」团子对大老师表白。
 
大老师心动,但无言以对。
 
─────────────────────────
 
「我也曾经想过,要变得跟她一样。」雪乃看着姊姊的表演感叹道。
 
「……不用像她那样也没关系吧,维持现状有什么不好。」大老师说,雪乃不知道有没有听见。
 
不认真准备、提升自己的相模南开始出糗,最后玻璃心碎跑去躲起来。
 
叶山跟三浦帮忙拖延时间,雪乃打电话拜托姊姊再表演一曲。
 
「喔……好啊。这是你第一次好好向我拜托,我就接受你的要求。」阳乃嘲讽雪乃的无能。
 
雪乃反驳,表明自己是以委员会的身分要求校外团体提供义务协助。
 
「不讨好别人,高举自己认为的正确信念讨伐对手——这正是雪之下雪乃。」大老师为此高兴。
 
阳乃开始耍无赖,表示委员会没有强制力,自己可以选择不帮忙。
 
「这样一来,我就欠你一次人情。这代表什么意思,完全看姐姐怎么想。」雪乃也搬出妹妹的身分。
 
阳乃感叹雪乃长大了。
 
雪乃表示自己的个性本就如此。
 
雪乃随后请团子担任主唱,希望团子帮忙,团子对自己的能力担心,但还是愿意帮忙。
 
─────────────────────────
 
大老师因为材木座、川崎的帮忙找到相模南。
 
「多谢啦!爱你喔,川崎!」大老师心情大好不小心脱口而出。
 
想被安慰的相模南被大老师找到,并不想理会大老师,让大老师把计票结果拿回去。
 
大老师没有接下,因为侍奉部的任务是让相模南完成主任委员一职。
 
叶山这个时候也找到了相模南,一阵安慰,相模南仍在装可怜。
 
大老师看不下去,打算采取最快的方法让,造一个台阶让相模南走下去。
 
「你自己动脑想想看,我对你根本没有兴趣,却第一个找到你。」
 
「换句话说……其他人根本没有认真在找你。你其实也很清楚吧,自己只有那点程度——」
 
叶山抓住大老师的领口,让他闭嘴。其他人扶着大哭的相模南回到舞台上。
 
「为什么,你只会用那种方法……」叶山为大老师感到心痛。
 
「他说的或许没错,这种做法可能真的不对。然而,现在的我只知道这种做法。」
大老师叹了一口气。
─────────────────────────
 
校庆结束,大家开始收拾舞台,一边聊天。
 
「要不是那个男的说那种话,才不会变成这样。」
「也难怪你会失常!」
「比企鹅真的超过分喔,暑假露营时也是那样!」户部答腔。
 
「……唉,他的嘴巴的确满坏的。不过,如果跟他好好说话,其实他也不是那样。」
叶山帮忙缓颊,然而大家只注意到叶山的温柔。
 
团子在一旁苦笑,户冢一脸担忧。
 
「你果然一点都不正经,而且很差劲。」
「……不过,我很高兴。最后能有一场圆满的校庆,真是太好了。谢谢你。」
来自巡学姊的话语。大老师稍微感到一点救赎。
 
─────────────────────────
 
「……你真的不管是谁,都会拯救。」雪乃对大老师说。
 
「按照常理思考,相模同学丢下自己的责任,选择逃避不面对,这明明是不能原谅的事。但是她回来时,却变成被无心之言刺伤的受害者,不只是她的朋友,连叶山同学都这么作证,她完全成了被害的一方。」
 
「那是你想太多,我根本没有帮她考虑到那么远。」大老师回答。
 
「不,不是这样。这没有什么好认同的,不该容许或称赞,甚至应该受到谴责和非难。」大老师的内心话。
 
「我很欣赏你在屋顶上的表现~这样的人配雪乃,感觉有点浪费。」阳乃高度评价
 
「我实在无法好好称赞你。比企谷,帮助其他人不能当做伤害自己的理由。」平冢老师苦笑。
「……就算你已经习惯那种痛也一样。过了这么久,你总该明白有些人看到你受伤,一样会觉得心痛。」
 
─────────────────────────
 
心情不好的大老师拿着杂物工作,默默来到侍奉部,没想到雪乃竟然也在。
 
「哎呀,欢迎,全校最被讨厌的人。」两人之间回到之前的氛围。
 
「呵,大家认同我的存在,不是好事一桩吗?」
 
雪之下听了,状似头痛地按住太阳穴叹一口气。
「我应该感到惊讶还是无奈……你果然是个怪人,虽然我不讨厌你肯定自己软弱的部分。」
 
尽管同样属于独来独往的类型,我们两人却可说是天差地远。
——没错,我跟她一点也不相似。
或许正是这个缘故,我才觉得每次跟她对话都很有新鲜感,聊起来也很畅快。
 
大老师刚想开口就被雪乃拒绝。
 
「之前我没有说过吗?我不可能跟你成为朋友。」雪乃微笑。「我这个人从不说谎。」
(大老师不适合当雪乃的朋友,雪乃清楚知道自己不懂也不会跟大老师单独相处,两人只有在侍奉部时才会有所关连)
 
「其实说谎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也常常说谎。」
「明明知道却说不知道,也没有什么关系啊。不能接受这一点,强求对方的妳才有问题。」
大老师反击,雪乃对车祸一事说谎,明明知道大老师是车祸受害者。
 
「……那不是说谎,当时的我根本不认识你。」。
 
「……不过,现在我已经清楚了解你了。」雪乃笑地相当得意。
雪乃用<认识>的语意来回避了问题,知道人名,跟认识一个人是不同概念。
 
不行,我实在赢不了这个家伙。看到她那种可爱的表情,我根本没办法反驳。
(大老师放下车祸一事)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3楼猫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3loumao.com/4160.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