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墨人线全新猜测版(续)

    19、20两集信息大爆发,基本交待诛世之墨的诞生过程,并且把向南宫的背景补完,编剧还自嘲,看吧,连角色都不满自己被棍棒打死,称其荒谬可笑。

一、狂言师与诛世之墨

    透过骨丑给西窗月的消息,诛世之墨的背景大致清楚。

    鬼可汗在魙域逼迫狂言师,以其妻子要胁他写下巨作,写成的角色经过秘法能幻化成人,并且是用狂言师之子的血墨写成,因至亲之血最有功效。

    之后,狂言师之妻自杀,但鬼可汗掩盖消息,没让狂言师知道。

    最终,狂言师操劳病死,其子失血过多,奄奄一息,不久,鬼可汗被人碎尸万段,丢进填鬼地缝,鬼可汗得知杀他之人,名为诛世之墨。

    这故事跟鬼斋狐说的故事何其相似!

    照他所说,魄儿之母被奸人所害,魄儿是她奋力保下,让他与鬼斋狐父子相伴。

    他也是最早知道骨丑是鬼可汗的人,这样看来,诛世之墨就是鬼斋狐了。

    我一开始也这样想,但回头找鬼斋狐跟西窗月在天越第三集讲的内容。

    我觉得魄儿才是真正的诛世之墨!

    西窗月跟鬼斋狐当初的对话透露很多消息:

    1.西窗月在魄儿身上闻一丝似曾相似的鬼气

    关于这点,鬼斋狐解释是说魄儿曾受一剑拂尘,渡一口活人之气,当时的魄儿能哭能笑,能睁眼看这世界。

    这点能反着看,一剑拂尘是自己选择封印在山洞死亡,可是从道拂衣的例子,或者玉龙与西窗月前往鹿耳寺看到的幻像,当时一剑拂尘已被诛世之墨控制,没有外力介入下,很难自救。

    一剑拂尘给魄儿,不仅仅是一口活人之气那么简单,更是诛世之墨权能的大部份,因此,魄儿才能恢复正常状态,一剑拂尘才能自我控制。

    这一丝相似的鬼气,结合骨丑的故事,恐怕是血墨的原始版本,跟后来的墨人身上味道相似但不尽相同。

    2.魔化一色秋吸走魄儿之气讲的话

    「诛世之墨,要讨回所有属于他的力量」,魔化一色秋抢走这口气后,魄儿变回闭眼的活死人。

    可是从龙宿、衍半生跟辰太寻明的状况,墨气没那么简单,说抽离就抽离,没适当处理,会造成当事者死亡。

    从沾衣的状态看来,要维持生息,必须掠夺其他活人之魂,这点魄儿也没有。

    魄儿被抽掉却没什么严重问题,没听说他有什么特异体质,那只能是他本就是诛世之墨,只是把权能分出,变回原本假死状态。

    3.西窗月讲鬼斋狐与魄儿

    「但在吾眼中,阁下仍是一个活人,而床上的稚儿,才是活在生死边缘的可怜孩儿。」

    魙域本就是生死夹缝,况且前面提过,狂言师的小孩因失血过多奄奄一息,但没死,而是重生成诛世之墨。

    魄儿如果没有诛世之墨的权能,他原本形态就该是活在生死边缘的小孩。

    另外,骨丑收在忘川点魂图的墨魂被抢,他追至一处山谷,与鬼斋狐动起手来,一旁还有个来乱的魔罗杀手。

    骨丑一时拿不下鬼斋狐,因此召唤寄尘寰,鬼斋狐穷于应付,此时气氛全变,魄儿开眼,一道凄厉宏亮之声挟带浑元席卷八方,魔罗杀手当场爆体,骨丑丧失七成功体,不得不退。

    骨丑很肯定抢回墨魂就是诛世之墨,这股惊世之能是魄儿开眼所发,他才是诛世之墨。

    在玉龙击败神无回收墨气时,鬼斋狐表现惊讶之貌,而诛世之墨讲玉龙此举是他之局,两人没有完全同调。

    鬼斋狐与骨丑讲的狂言师相似度很高,他是魄儿照他父亲狂言师造出来的墨人,他所讲之事跟狂言师很雷同,因为本就是同一个故事。

二、墨殇传:变人

    片头最后,三人立于《墨殇传》下,书卷渲墨展开。

    虽然片头很常是骗头,演出跟实际内容无关,但这次特意把三人放在《墨殇传》下,我觉得编剧是特意编排。

    如果向南宫跟鬼斋狐是墨人,难道只有西窗月不是?

    我认为她也是,并且编剧是有意把三人放在一起,三人代表墨人对变人的三种态度。

1.实践者──向南宫

    向南宫是对变人最积极与渴望的墨人。

    「公孙测不要!吾不要受人摆布,吾才是自己的主人!

    吾不但要变成人,更要成为人上之人。

    从中原到七郡,吾在找寻如何成人的办法。

    从默默无闻到统一七郡,吾要证明,何为人上之人。」

    他对变人的渴望,引起诛世之墨的好奇,他想看一个平凡人写出的不平凡,如何实践墨人变人的理想。

2.监视者──鬼斋狐

    鬼斋狐的目标并非自己变人,而是帮助魄儿变人,他本身并没有强烈的意志想变人,但他一直在寻找让魄儿变人的方法。

    前面提过,魄儿才是真正的诛世之墨,鬼斋狐想帮诛世之墨变人,代表这是诛世之墨潜意识的想法,连诛世之墨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想法。

    他要看其他墨人究竟为了变人,能付出什么?

    而人,是否真值得他们的付出?

    鬼斋狐相较于其他两者,更多是旁观与提供消息,比如他先在鹿耳寺巧遇西窗月等人,又特意提供魔笔消息在诛仙岭;或者告知西窗月,他遭骨丑与寄尘寰攻击一事。

    另一方面旁敲侧击向南宫,看他面临考验做何抉择。

3.纯净者──西窗月

    西窗月莫名被诛世之墨疯狂针对,如果只是想考验人,未免大费周章,况且诛世之墨特别提过:

    「墨人的命运,不是活得像人,就是死得成墨。

    可惜啊,公输测,你还是不够聪明,西窗月,妳可不能让吾失望啊。」

    特别把两人放在一起,很难不让人联想,西窗月或许也是墨人?

    之前西窗月回杏渊书穴的回忆,道拂衣的遗言要西窗月不可流泪,诛世之墨还特别提到:「妳这滴无声泪甜了吗?」

    要知道一色秋就因流下一滴泪,眼泪变色、人生变色,被诛世之墨透过血泪之眼夺舍,那时他讲:「西窗月,吾曾经的女儿,等好迎接我们的久别重逢吗?!

    这里编剧一语双关。

    曾经的女儿能是道拂衣的女儿,也能是诛世之墨第一个完美作品,跟人毫无差异的墨人。

    既然跟人毫无差异,那只有诞生前属于墨人,所以用「曾经」一词。

    方法跟西窗月的母亲所属的古墓异族有关,既然向南宫能用胡杨泪产子,诛世之墨也能用类似手段,并且需要借助古墓异族施行异法,才不会像衍半生一样不完全。

    这纯净无瑕的墨人,是诛世之墨要看人的弱点,他势毁天下圆满,要西窗月体验三绝情,爱情已结束,亲情已毁灭,现在就看她能不能过友情这关。

    编剧还特意让她与向小簪姐妹相称,向小簪不知道自己墨人身份,暗示西窗月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墨人。

    过不了,就是楔子最后,西窗月拿起魔笔,重拾墨人身份,成为最强大墨人的存在。

三、杂谈

    西窗月在进仗节山堂所吟之诗:

不是人间种,移从月里来。
广寒香一点,吹得满山开。

    此诗为南宋杨万里的〈咏桂〉,编剧很巧妙的运用「桂」影射「墨」,〈咏桂〉即为〈咏墨〉。

    「竟是黄山星河桂,此桂虽名为桂,其花形花香亦像桂,但其实它不属桂种,另属一门罕见花种,但一般人不知,将它误认为桂而已。」

    西窗月讲黄山星河桂全篇可以直接抽换字词。

    「竟是墨人,此墨人虽名为人,其人形人香亦像人,但其实它不属人种,另属一门罕见物种,但一般人不知,将它误认为人而已。」

    〈咏桂〉讲述桂香本非人间所有,是从月宫移来,它之香来自天上,只需一些就能弥漫满山遍野。

    换成〈咏墨〉,此墨本非人间所有,是从魙域进来,它之危害来自非人,只消一点即可墨染天下。

    算九泉应该有特异体质,才会与人有隔阂,他所说:「墨人、画贩、母亲、暴君,全部死了,全部死了。」

    我猜死的是这几个人──

    墨人:沾衣
    画贩:画疵骨丑
    母亲:昔月影
    暴君:神煌耀世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3楼猫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3loumao.com/4116.html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