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斗阵特攻

【心得】从业余选手到短暂职业的忧郁历程

嗨,我是両仪,一个斗阵的元老级玩家,业余与职业的前选手,不管你认不认识我,讨不讨厌我,我想在这篇文章,诉说自己四年来的斗阵历程,若你还没有上一页,那让我们继续看下去。
我们先从游戏发售的前一年讲起,2015年是我非常不好受的一年,那一年我遭受了家暴,罹患忧郁症与创伤压力症候群,旁人无知的不谅解,警察的冷嘲热讽,都让我极为难受,在药物、病症、人们的摧残下,我选择休学,而能让我不自杀的理由,是游戏的存在,我还想玩《潜龙谍影V》,与迟迟没玩的《刺客教条:大革命》。
我本身是一名绝地要塞2的中毒玩家,国中时期每天都开起来玩,当2016年知道有《斗阵特攻》的消息时,我满怀兴奋地等待,看着聂宝等人的实况,看着台湾代表队对抗日本队,游戏发售后我理所当然的中毒,每天都开起来玩,直到有一天有人问我要不要组队伍打比赛,从此开始我的业余比赛之路。
一开始我不叫両仪,叫Millkbomb,第一支队伍完全不顺利,因为麦克风问题,队长以为我没开麦而对我飙骂,我心有不满的与队长发生争执,队长就请我离开队伍,当下我是崩溃痛哭的。
过了一阵子,前前后后我找了两个大战队加入,去打当时最火热的百万网吧杯,我也忘了是哪些战队了,总之A队伍包含我可能整体都不行吧,打一次比赛之后就解散,另一支B队伍则是想打的地区与我的地区不符合,跟队长几乎毫无讨论就被换掉了,于是我就主动离队,网吧杯输完,之后想说自己组一队,时间一久我自己忍受不了队友毫无进展,就离队了,大概就是我已经坦克宗师,攻击手还在钻石的程度。
我在业余圈就是这样进去出来进去出来,待得比较久的应该是洪森那一队,不晓得各位知不知道洪森是谁,就专玩猩猩,讲话太鸡巴会得罪人的一个怪人,那时段应该是最舒服的业余队时光,也没跟队友有甚么大争执,那时候真的苦了扁桃腺发炎CARRY我们这些菜鸡,顺带一提这时候我是第四赛季分数4340的攻击手,不过在队伍中是玩副坦的,菜的可以。
这支队伍在得到公开赛第九强的惜败成绩就解散了,之后我对许多业余选手开始没耐心与瞧不起,许多人都梦想着当上职业选手,但却会用现实中有事情来搪塞团练,后期在斗阵特攻我是个确确实实的鸡巴人。
之后加入一支业余队伍,我的鸡巴个性完全表现出来,觉得不爽是直接地图砲喷出来的,毕竟我认为这支队伍就是不可能打上职业队,这次我是猜对的,但猜对也改变不了我是机巴人的事实,甚至为自己在斗阵圈树敌。
下一支队伍是大名鼎鼎的阿扁巴巴大侠,该怎么说,一开始相处都还可以,不过当初我是非常求好心切想要上场的人,当经理洪永发用投票机制来选择要上场的人时,大家是选择比较老的成员「泡面」,看着票数我心态就炸裂,教练兰飞鸿建议我要说明自己为何优于泡面,于是我在LINE群组打了一长串东西,你哪边DVA没吃补是失误之类的,事后想想,我那时反应实在太大,其中不乏有些贬低泡面的意思,我实在愧对于泡面,之后我就直接离开群组。
那时候的公开赛是这样的,八强取六强得到参加职业比赛资格,阿扁巴巴大侠我记得是七强,所以无缘当上职业队,但是因为要线下比赛的关系,没钱的日本队弃赛,导致阿扁巴巴进入六强成功当上职业队,那时候我还在聊天室当了一阵子的A BANG黑粉。
之后在我积分摸到TOP500,那时候的基友兰飞鸿教练的说服下,我归队于当时有职业资格的A BANG,不过那时期以前有一个副坦了,所以我都是在替补位看他们团练,有一次飞鸿觉得诺亚的主坦不太行,要我上场,我在团练的表现还可以,但实际比赛一蹋糊涂,不是我想牵拖,穿着短袖去线下比赛,那冷气真的影响操作,在我糟糕的主坦表现后,我又乖乖的在替补位看他们打,那时候洪永发好像开地图砲说「上场当过一次职业选手就了不起?」之类的话,不过应该是在对我说,不是很重要。
总之这一季的职业赛我只上场一次,而下季的职业赛原本的副坦不打了,顺带一题原本的副坦是咖趴普赖德的A波,于是我补上去,而洪永发似乎打算留下A波踢掉我,反正当时我是留下来了,接下来就是一连串的痛苦旅程。
先是在第一场职业赛,国王大道A点掉了,飞鸿直接在比赛进行中说那是我的锅,这时机是真的很不对,补路也有意识到,于是叫飞鸿不要这时候说,我原本就不玩女坦,我记得这场我女坦玩蛮烂的,事后检讨的时候想帮自己反驳,直接被飞鸿跟队长一岁胡搞瞎搞回呛,当天晚上我就崩溃,也只能找洪永发诉苦,当下我很感激你的陪伴,但现在回想就算了。
第一场职业赛就这样,对我来说是非常大的打击,那段期间有非常不想打职业的想法,而且队伍迟迟缺一个主CALL,不管怎么打就是感觉有问题,搞的最强的打法是欧瑞猪阵地战,毕竟大家都知道自己要做甚么,那时候飞鸿也不是全职搞这个,而是工作之余跑来看团练给建议,这也是我自己蛮不满的地方。
团练的时候,总会有队友对我不满的意见,说我讲话像找人吵架甚么的,或许是忧郁症的影响,我自己是对口气毫无感觉,也或许不小心讲了些让人讨厌的话而不自知,导致大家对我的怨念越来越深。
后期洪永发有跑去问Restya能不能过来打副坦位,这是瞒着我跟飞鸿的情况下问的,我是认为很不可取,队伍非常的需要一个主CALL,但洪永发你却问一个奶妈CALL能不能取代原本的副坦,我相信是你单纯讨厌我,又或者队友讨厌我,而采取此行动。
期间也发生了罗技赞助G903每个人都有一只,我鼠标坏掉而很礼貌的请洪永发能不能寄鼠标给我,他是答应的,但我却迟迟看不到货物配送单,之后才从飞鸿口中得知,洪永发根本没寄鼠标,而是在说谎,而队伍里有人托洪永发卖鼠标的事情我就不说了,我自己亲耳听到的,卖鼠标那个人跟我没过节,我不想抖人出来。
在最后一场比赛之前,下午团练时,我们的主坦诺亚总是处于没睡醒的状态,这时段我口气就很差,差到诺亚跟队长非常讨厌我,加上WON三个人,有人跟飞鸿讲有我上场他们也不打,直接决定把我剔除最后一场比赛,完全没有沟通与讨论空间,不管是飞鸿还是洪永发都毫无作为的认可这行为,在Restya加入后,我就被剔除这个队伍了。
接下来我想讲讲蟑螂的事,那时候洪永发有谈到赞助的借用电脑,我把借用电脑的箱子放在猫咪房,导致那些爱吃饲料的小强在箱子里的保丽龙增生,虽然我大致的清理过,但小强们还是跟着寄到洪永发那里去,我有谢过洪永发帮忙清理,但洪永发就认为我是刻意想弄他,那时候我们处于LINE吵架完的状态,我实在不想理他,选择冷处理,过了一阵子洪永发就在个人FB上发布了诋毁我个人的文
我有几点想澄清
1.我用谢谢代替对不起,因为我认为对不起于事无补,不如感恩洪永发的帮忙
2.态度我没得反驳,但分数跟操作,我团练帐号分数在38XX被你们小圈圈在背后嘲笑,本帐稳定宗师没跟你们讲,就当我是大师仔。
3.我确实说过打BLK对我不公平,那对诺亚也不公平,但我可没说过CAG没让我上场才输掉,后期我根本一句抱怨的话都没对你们讲。
4.我完全没有头头是道的说我没错,小强的事情完全是我的错,我也感谢洪永发的清理。
当下看到洪永发这篇文我是崩溃的,自己跑去85大楼附近的码头淋雨,底下甚至有芒果仔说幸好当初没找我来HKA,自从这件事我重新回门诊拿药吃,这可以算是我人生第二个重大心理创伤。
在这之后我就进入休养期,看看心理医生、打打刚出的魔物猎人PC版,期间有加入RWG打个业余比赛,但没什么成绩,我记得也是差一点点,期间也是怕队友嫌弃我,但大家对我都很好,结束这段业余生涯后,我就重回家里蹲的生活了。
目前一直吃抗忧郁症的药,常常觉得身体很沉,以后要打电竞应该是不太可能了,不过我的鸡巴个性倒是改很多,就好好当个家里蹲不再跟人互相伤害了吧。
最后提一嘴我当职业选手的钱,一个月的两万薪水、四场职业赛一万多,经历了这么多,得到的钱就是这么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3楼猫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3loumao.com/1046.html
返回顶部